電話來得有點意外。對話一開始十分甜美,原來是我一位遠在佛羅里達州的讀者推薦我給他在博伊西區的家人。
電話的小姐中說我那位讀者(她的繼兄/弟)如何高度評價我的專欄,並肯定我會在她兒子十歲的生日派對上有極出色表現。
可是她的接下來的說話,郤像給了我一個毫無防避的打擊:「我們真的很想為他將這個生日派對辦得與別不同,
因為看來這將會是他的最後一個。」

噢…

「請問你會收取多少費用?我兄/弟說你是最佳人選,所以我們不作他想。」

那天我閒著,自己亦不能看著這家庭再加重經濟負擔,所以我對她說我樂意捐出這個表演。
她像不相信般興奮和感激。然後解釋派對不會很大型,只有少數朋友和他們家長。在一個會所的分域內舉行。

到達目的地,要告訢你那情景實在絞心。即使現在還是覺得難以筆墨形容。
房中央是個可愛的男孩,名叫伊恩。他坐在輪椅,有數條喉管插在身上,沒有頭髮,亦面無人色。
明顯病的很重,但他尚有生命,尚有眼中的喜悅和微笑去裝飾著整個房間。
圍繞他約有四十至五十人,年齡由嬰兒到八十來九十歲。

每個人都認識伊恩,但當中多數郤互不相識。每人輪流對大家說出自己如何認識伊恩及對他最喜愛的回憶片段。
很多人都在到與他們有關的軼事時哭起來。
我意識到一點:儘管他的痛苦和疾病,所有人都總在提及伊恩為他們的生命帶來多少喜悅、關懷、愛。
山地洲腫瘤機構的護士、哈利電單車會會員(還使伊恩成為該會榮譽會員)、
同學、親屬、朋友、教友─所有人都真真正正被這小伙子的勇氣和精神牽動著。

眾人分享完畢,伊恩的母親告訢他有一位特別來賓。伊恩:我知道!」
然後輪流指向場中的每個人,我快要跟不上。
他母親眼中也有點朦朧:「對,親愛的,他們全部很都特別。但有一個人你還未與他碰面,
他就是你力奇叔的朋友,更還是個魔術師。他叫史葛大師。站在角落的那位便是他,」

伊恩展開視線望向我,面上充滿著歡欣和興奮。問我假如我是一個真正的魔術師,可否為他表演些我的魔術。
我說樂意效勞,然後開始我的表演。

打從孩提時起,大半生都在做著娛樂。但這郤是我有史以來最難的表演,同時郤會是最好的一個。
我只想跪下來,擁他入懷與他大哭一場並為他禱告。
但我有要去完成的使命-我來這裡的目的,是為要在他在世的最後的一個生辰中,添上些歡樂和魔法的。
所以接著四十分鐘,我邊對抗著想哭的意欲,邊大笑著在做「魔術」,
要將我僅有的每分力量集合起來去使這小朋友感受到神奇、驚訝和快樂。
當他在笑,他笑得毫無保留,那更是有感染力的。整個房間瞬即充滿笑聲與喝采。
當我完成了最後的一個魔術,伊恩察看著我,眼睛在閃耀著,整個面上都充滿著微笑:「謝謝你,史葛大師!
這是我有過最好的生日派對!」

那刻起,所有我以往有過的高收入演出全變得毫無意義。
對一個快要死去的孩子,我有過那短暫的時間成為他心目中最出色的魔術師。
我是他的英雄-他也是我的。我答謝他讓我為他演出並說到希望可以再見到他,為他演出更多魔術。
他期待地說那便好極了。

當要離開時,伊恩的母親、父親及袓母均說要付我酬勞。我拒絕了他們,因為那是不對的。
伊恩給我的已遠超於金錢可衡量。

數週後,我收到一封保羅皮斯頓(力奇,伊恩那位推薦我的叔叔)的電郵,
他說在機場接他的母親(伊恩的袓母)時她說我幹的很出色。
保羅並告知伊恩和白血病經過了八年的鬥爭後,在家中平靜地離開了。死時正是派對後的兩週整。

我毫不慚愧地告訢你我哭,我碎掉了。
認識他只有很短暫的時間,但他郤在我生命中帶來了極大的衝擊,我也永遠忘不了他。
他提醒了我最初為何會走向魔術。對我那亦遠比任何金錢可衡量的更有價值。

                       暖暖的問候
                         史葛F.古歷(Scott F. Guinn)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oe 的頭像
Joe

Strategy

Jo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