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剪接自貨幣戰爭


凡爾賽和約:一份為期20年的休戰書
(國高中歷史課本只教了表面,背後的經濟背景更值得思維)
1918年11月11日,血腥殘酷的第一次世界大戰終於落下了帷幕。

德國作為戰敗國將喪失13%的領土,賠償320億美元的的戰爭賠款,外加每年5億美元的利息,出口產品被征收26%的額外費用,喪失所有海外殖民地。陸軍只能保留10萬人,海軍主力戰艦不得超過6艘,不得擁有潛艇、飛機、坦克或重炮等攻擊性武器。

英國首相DavidLloydGeorge曾宣稱「搜遍德國人的口袋也要把錢找出來」,但私下裡,他承認「我們所起草的文件(和約)將注定20年後的戰爭。當你們把這樣的條件強加在德國人民的身上,這只能導致德國人要麼不遵守條約,要麼發動戰爭。」英國外相LordCurzon持相同的看法,他說:「這不會帶來和平,這只是一份為期20年的休戰書。」

美國總統Wilson看到這份協議也皺著眉說:「如果我是德國人,我想我決不會簽署這份協議。」問題不在於政治家們是否都意識到了問題的本質,問題在於他們背後的「師爺們」才是真正的決策者
(Joe:令人想到油價高漲,Bush政府背後的師爺們)

陪同Wilson來到巴黎的銀行家們有:首席金融顧問(保羅.沃伯格)、(摩根)和他的律師(弗蘭克、摩根)公司的高級合伙人(托馬斯.萊蒙)、戰時工業委員會主席的(巴魯,杜勒斯兄弟)(一個是後來的CIA的頭頭,一個是艾森豪威爾的國務卿)。

英國首相的身後是SirPhilip Sassoon,他是羅斯切爾德家族的嫡系子孫。法國總理克萊蒙梭的高參是Georges Mandel,他的真名是Jeroboam Rothschild。

德國的代表團首席代表就是Paul的(大哥麥克斯.沃伯格)。

當國際銀行家們齊集巴黎的時候,後來的「以色列之父」Baron Edmondde Rothschild作為東道主提供了熱情的接待,他將美國代表團的頭面人物安排在自己在巴黎的豪華莊園裡。

巴黎和會其實是一場國際銀行家們的狂歡節,在大發戰爭橫財之後,隨手就播下了下一場戰爭的種子:第二次世界大戰

1891年美國銀行家協會(收錄於1913年4月29日的國會記錄)

「1894年9月1日,我們將停止一切貸款的延長。那一天,我們將索還我們的錢。我們將擁有並拍賣尚未清嘗的財產。我們會以我們自己定的價格得到密西西比河以西三分之二的農田和以東的成千上萬的土地。農民將(失去土地)變成受雇用,就像英國那樣。」

剪羊毛是銀行家圈子裡的一個專用術語,意思是利用經濟繁榮和衰退的過程所創造出的機會,以正常價格的幾分之一擁有他人的財產。當銀行家控制了美國的貨幣發行大權,經濟的繁榮和衰退變成了可以精確控制的過程,此時的剪羊毛行為對於銀行家來說,就像從靠打獵為生的游牧階段進化到了科學飼養的穩產高產階段。

第一次世界大戰給美國帶來了普遍繁榮,大規模的戰爭物資采購極大地促進了美國各行業的生產與服務。美聯儲從1914年到1920年向經濟領域投放了大量貨幣,紐約聯儲利率由1914年的6%降到了1916年的3%,並一直保持到1920年。

為了向歐洲協約國提供貸款,銀行家們在1917和1918兩年中進行了四次大規模債券募集,稱為「自由債券」(LibertyBond),債券利息從3.5%~4.5%不等。這些債券發行的一個重要目的就是吸收美聯儲已經嚴重超量發行的貨幣和信用

在戰爭中,工人得到了高工資,農民的糧食在戰爭中賣到了很高的價錢,勞工階層的經濟狀況有了很大提高。當戰爭結束時,由於生活和消費節儉,農民手中握有大量現金,而這筆巨額財富卻不在華爾街銀行家的控制之下。原來,中西部的農民普遍把錢存在保守的當地銀行,這些中小銀行家對紐約的國際銀行家普遍是抵觸和對抗態度,既不參加美聯儲銀行系統,也不支持對歐洲戰爭貸款。華爾街的大佬們早就想找機會好好修理一下這些鄉巴佬,再加上農民這群「肥羊」又膘肥體壯,早已看著眼熱的華爾街銀行家們准備動手剪羊毛了。

華爾街銀行家們首先采用了「欲擒故縱」的計策,建立了一個被稱為「聯邦農業貸款委員會」(FederalFarmLoanBoard)的機構專門「鼓勵」農民把他們的血汗錢投資於購買新的土地,該組織負責提供長期貸款,農民當然是求之不得。於是大量農民在該組織的協調下向國際銀行家們申請了長期貸款,並繳納了高比例的首付款。

農民們可能永遠也不會知道他們掉進了一個精心設計的陷阱

在1920年的4~7四個月內,工業和商業貿易領域獲得了大額度的信用增加以幫助他們渡過即將到來的信貸緊縮。只有農民的信用申請被全部拒絕。這是一次華爾街精心設計的金融定向爆破!旨在掠奪農民的財富和摧毀農業地區拒絕服從美聯儲的中小銀行

參議院銀行與貨幣委員會主席歐文(聯署1913年美聯儲法案)在1939年的參議院白銀聽證會上說:「在1920年年初,農民們是非常富裕的。他們加速償還著按揭,大量貸款購置新土地。1920年下半年,突如其來的信用和貨幣緊縮使他們大批破產。1920年所發生的一切(農民破產)與應該發生的完全相反。」

對於因為戰爭而過多發放的信貸,本應在若干年裡逐步解決,但是美聯儲董事會在1920年5月8日聚在一起開了一個公眾完全不知情的秘密會議。他們在一起密謀了一整天;會議記錄多達60頁,這些記錄最終於1923年2月19日出現在參議院的文檔中。

(美聯儲)A類董事,美聯儲咨詢委員會的成員參加了會議,但是B類董事,代表商業、貿易和農業的董事沒有被邀請。C類代表美國人民的董事同樣沒有被邀請。

只有大銀行家參加了這個秘密會議,而他們當天的會議直接導致了信貸緊縮,並最終導致了第二年國民收入減少了150億美元,幾百萬人失業,土地和農場價值暴跌了200億美元。

威爾遜的國務卿布萊恩一語點破了問題的根源:「美聯儲銀行本應是農民最重要的保護者,卻成為了農民最大的的敵人。對農業的信貸緊縮是一次蓄謀的犯罪。」

在對農業的「剪羊毛」行動喜獲豐收之後,中西部地區附隅頑抗的中小銀行也被清剿得滿目蒼夷,美聯儲又開始放鬆銀根。

秘密會議之後,紐約美聯儲銀行立刻行動起來,利息從4%降到3.5%,僅在1928年就向它青睞的成員銀行發放了600億美元的貨幣,這些成員銀行用它們15天的銀行本票作抵押。如果這些錢全部兌換成黃金,將相當於當時世界全部黃金流通量的6倍!通過這種方式發放的美元比紐約美聯儲銀行在公開市場上買入票據所發放的貨幣量高出33倍!令人更加驚愕的是,1929年紐約美聯儲銀行又向其成員銀行發放580億美元的貨幣!

當時的紐約股票市場允許交易商以1%的資金購買股票,其余的錢由交易商的銀行提供貸款。當手持巨額信用燥熱難耐的銀行碰上了貪婪饑渴的證券商,兩者真是一拍即合。

銀行從紐約美聯儲銀行可借到利息5%左右的款項,再一轉手以12%的利息貸給證券商,吃足7%的利差,天下竟有如此美事!

這時候,紐約的股市想不暴漲都不可能了。

此時的美國,從南到北,從東到西,人民被鼓勵拿出所有的積蓄來進行股票「投資」。甚至連華盛頓的政治家都被華爾街的大佬們發動起來了,財政部長梅龍 (Mellon)在一篇正式的講話中向人民保證紐約的股市不算高,柯立基總統拿著銀行家們為他起草的講稿向全國發表講話也說股票還很安全。

1928年3月,美聯儲的董事在回答參議院的質詢時對於證券商貸款是否過高時回答說:「我不好說證券商的貸款是否過高,但是我肯定他們(證券商)是傾向安全和保守的。」

1929年2月6日,英格蘭銀行的諾曼再次神秘地來到美國,緊接著美聯儲開始放棄1927年以來的寬鬆貨幣政策。英國的銀行家們似乎是做好了一件大事的準備工作,美國方面出手的時機來到了。

1929年3月,美國金融教父(保羅.沃伯格)在國際承兌銀行的股東年會上發出了警告:「如果這種毫無節制的貪婪繼續擴大的話,最終的崩潰將不僅會打擊投機者自己,而且還會使整個國家陷入衰退。」

保羅在整整三年的「毫無節制的貪婪」的歲月裡保持著沉默,現在突然跳了出來厲聲警告,由於他的影響力和地位,他的講話一經紐約時報報道,頃刻引起了市場驚恐。

對股市的最後死刑判決是在1929年4月20日,當天的紐約時報頭版頭條發布了一個重要消息:聯邦咨詢委員會在華盛頓的秘密會議

聯邦咨詢委員會已經形成了決議並提交給美聯儲董事會,但是他們的意圖仍被嚴加保密。聯邦咨詢委員和美聯儲董事會的下一步動向仍然被一種深深的神秘氣氛所籠罩。這次不同尋常的會議的保密措施非常嚴格。記者只能得到一些模稜兩可的回答。

1929年8月9日,美聯儲將利息提高到6%,緊接著美聯儲紐約銀行將證券交易商的利率由5%提高到20%,投機商們頃刻陷入資金陷阱,除了不顧一切地逃出股市別無出路。股票市場局面急轉直下,猶如江河決堤一般賣單在10和11月橫掃整個股票市場,1600億美元的財富立時灰飛煙滅。1600億美元是個什麼概念呢?接近美國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生產的數量龐大的全部物資的總和

一位當年華爾街的證券商是這樣描述的:「經過精確計劃,紐約貨幣市場上投資股票的貸款供應量突然急劇減少所造成的1929年危機,實際上是國際金錢大亨們算計好的針對公眾的『剪羊毛』行動。」

面對滿目蒼夷的美國經濟,紐約時報1930年7月4日不禁發出這樣的哀歎:「原材料商品的價格跌落到1913年的水平。由於勞工過剩,工資減少,總共有400萬人失業。摩根通過控制紐約美聯儲銀行和華盛頓平庸黯弱的聯儲董事會來控制整個美聯儲系統。」

華爾街不斷通過金融危機來翦除異己,從1930年到1933年,共有8812家銀行倒閉,絕大部分敢於和紐約5大銀行家族分庭抗禮、對美聯儲系統不買賬的銀行紛紛破產。

毫無疑問,1929年的股票暴跌是在1927年的秘密會議上就敲定的事,由於紐約的利率被人為地壓低,倫敦的利率被有益地拔高,兩地之間的利差導致美國的黃金流向英國,以幫助英國和其它歐洲國家恢復金本位。

其實,歐洲的金融家早就知道以通貨膨脹的手段掠奪財富的效率要遠勝於放貸所得到的利息收入。以黃金作為貨幣發放的基石,並且紙幣可自由兌換為黃金,這一切無疑會大大制約銀行家放手使用通貨膨脹這種高效能武器的效力。令人困惑的是為什麼當時以英國銀行家為代表的歐洲金融界要恢復金本位呢?

原來,國際銀行家們在下一盤大棋
next 策劃大衰退的真正圖謀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oe 的頭像
Joe

Strategy

Jo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micyang
  • 好精彩~~
  • 剩下的晚點在拼起來

    Joe 於 2008/07/22 20:39 回覆

  • micyang
  • 恢復金本位
    多麼的令人琢磨
    如果現在美國恢復金本位
    不知道那些持有美債的國家臉會變得怎麼樣...
  • 這個等發生了再說,夢想就在夢裡實現就好

    Joe 於 2008/07/23 09:57 回覆

  • season
  • hmmm.我不太認同,全篇看來有點陰謀論.
  • 1913年美聯儲法案過關,銀行家就開始一系列的剪羊毛佈局,這其中故事還很長
    也許有些關節是陰錯陽差,但很多細節都是設計好的,我認同這是設計好的陰謀

    Joe 於 2008/07/23 22:4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