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錄)來源及出處不詳
被狗吠的人,不一定是賊;留長鬍子,也不一定是藝術家。
但有了「偏」見,就會把「人」看「扁」了?

下雨天,在交通的巔峰時刻搭公車,是一件再痛苦不過的事,
但有時別無選擇,也只能擠上公車,去忍受那艱辛而漫長的時光。
開了一段路,公車的門又開了,上來一位佝僂的老婆婆和三位女學生,
就站在我的身邊,我想盡了辦法仍無法挪出個較大的空間讓那位老婆婆站,
眼光一溜便轉到了博愛座上。那裡坐了個抱著書本的少年,清清秀秀的,
可是從他的臉上卻完全看不出他有讓座的意思。

我禁不住皺了皺雙眉,怎麼這麼不懂禮貌呢?
老婆婆年紀那麼大了,而且就站在他的面前,他怎麼不懂得自己正坐在「博愛座」上 ?
我正在感歎世風日下人心不古,看來這社會對年輕人的教育仍是失敗的。
然後我聽到站在我身邊的女學生開口了。「怎麼還坐著?不懂得敬老尊賢嗎?還抱著書呢!」 
這樣苛薄而真實的話似乎一下子便使得車廂中的空氣凝結起來了!
四周竊竊私語的聲音幾乎要變成一種公憤的喧嘩了!我緊張地注視著少年的反應。 
他先是深吸一口氣,然後用顫抖的手拉了鈴,車子一停他便站了起來。
他這一站使所有的喧嘩都沈默了! 我看到那三個女學生的臉愕然地定住,
少年吃力地扶著司機座後的扶手站了起來,雙腿是殘障而扭曲的。 
他艱辛地一手挾著書本,另一手不知是要撥開人群好還是扶著東西好,臉已漲成紫紅! 
我的心裡有無比的愧疚,伸出了手扶他,他卻朝我感激地一笑,經過一番掙扎,
他終於走到車門口,正要下車,我又聽見方才開口的女學生以無比歉疚的口氣說「對不起」! 
少年沒有有回頭,他走下車,在大雨中一步一步艱辛的走著;
他拿著傘,卻無法撐開它,因為他必須依靠它才不至於在大雨及人群中滑倒。 
公車駛動很久之後,車內的空氣仍沒有打破,
那「博愛座」一直沒人去坐它,連那老婆婆也不例外。
那三個國中女學生一直垂著頭,心裡一定很難過吧? 
沒想到她們純真的正義感卻使得他人痛苦,很多事是沒有絕對的對與不對,
正義感還是要有,只是有些事要看清楚才做結論

每星期五晚上,小吳都開車送太太到火車站搭車,去探生病的媽媽。
十分鐘後,小吳妹妹所乘的火車就到站。
他接她回家幫忙他們料理家務。
每逢星期日整個程序正好相反。
小吳妹妹的火車開出十分鐘後,他太太才到。
有一晚,他的妹妹剛走,小吳正等著接太太的車,一個站務員慢慢走過來。
他笑容詭異地說:「先生,你真有辦法。難道你不怕有一天會被她們逮到嗎?」

和別人相處時,我們都慣於戴上一副「先入為主」的眼睛,
將別人放進一個「框框」裡,再用這個框框解釋此人的角色與行為
判斷他是好人、他是壞人,他好像有外遇、她很愛佔小便宜........
我們甚至把想法投射到對方身上,以致經常偏離事實真相

也許你也聽過這則故事..有兩個女人,坐在同一張桌子喝飲料。
其中一個,把雨傘靠在桌邊,另一個在喝完飲料時,迷迷糊糊的,順手拿起雨傘就走。
雨傘的主人大聲叫說:「喂!妳拿了我的雨傘。」
前面那個女人一臉尷尬,紅著臉向對方道歉,說是忘了自已沒帶傘,一時誤拿。
這件事,讓她想起需要買把雨傘,順便也買一把給孩子,於是她便去買了兩把。
回家的路上,她正巧又跟那位之前被她誤拿雨傘的女人坐在同一輛公車上。
那女人注視著那兩把雨傘,說:「我看妳今天的成績還不錯嘛!」

人們在判斷別人時常有一種傾向,
就是把人概分為「好的」或「不好的」兩部分。
當一個人留給人的印象是「好的」時,
人們就會把他的言行舉止用「好的」角度去解釋,
反之, 如果一個人被歸於「不好的」的印象時,
那麼,一切「不好的」看法都會加在他的身上

這種現象稱之為「月暈效應」。

意即當人們看到月亮的同時,周邊的光環也會被注意到 當一個人的「印象確立」之後,
人們就會自動「印象概推」( Halo Effect)將第一印象的認知與對方的言行聯想在一起。

成見」能有多荒謬?
有一名年輕猶太人和老猶太人坐在同一列火車上。
年輕猶太人問老猶太人說:「先生,請問現在幾點了?」老猶太人卻默不作聲。
「對不起!先生,請問現在幾點了?」
老猶太人還是不答
「先生很抱歉打擾您了!但是我真的想要知道現在是幾點鐘。你為什麼不回答我呢?」
老猶太人答道:
「孩子,下一站就是最後一站了。而我一點都不認識你這個陌生人。
如果我現在回答你,依照猶太人的傳統,我就必須邀請你到我家坐。
你長得很英俊,而我有一個很漂亮的女兒。
你們倆一定會愛上對方,然後你就會把我的女兒娶走。
你告訴我,我為什麼要一個連手錶都買不起的女婿呢?」

幾乎每一分鐘、每一件事,我們都依憑著過去所得的知識、經驗在作判斷。
比方,我們常聽說(或認為):「生意人都很狡猾」、「女人都是爛駕駛」、
「男人都很不衛生」、「猶太人都很吝嗇」、「美國人都很浪漫」.......等等。
此後我們心中就會建立一套刻板的印象
並用這個「成見」去解釋或評斷周遭的人事物。

一對男女若看到一個男人拿把花走在街上,女的可能會想:「哦!他真體貼、好浪漫。」
男的也許會認為,「天啊!我看這傢伙完了」

有一則故事,大意是這樣的:
有一位先生初到美國不久,某個早上到公園散步,
看到一些白人坐在草坪上聊天、曬太陽,
他心想: 「美國人生活真是悠閒,有錢又懂得享受生活。」
走了不久,又看到有幾個黑人也悠閒地坐在草坪的另一邊,這位先生不禁想到,
「唉!黑人失業的問題還真是嚴重,這些人大概都在領社會救濟金過生活。」

艾斯曾有這麼一段妙喻,當你暗夜走在街上,看見某扇窗亮了一盞燈。
也許有人會說:「這一定是母親為還沒有回家的子女在禱告」
也有人會說:「老天,一定有人在偷情。」
哈茲立特有句話:「偏見是無知的孩子。」
說得一點都不錯,
「人」「扁」為偏,人一旦有了偏見,就會把「人」看「扁」、看「偏」了。

大多數的人並不了解你,你也不完全了解這些人,既然如此,
我們就不該輕易地去論斷他人,當然也不必在意別人的論斷。
因為,每個人都可能扣錯第一顆釦子,不是嗎?

全站熱搜

Jo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