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文章很久以前就出現在報紙過,投資客富可敵國的例子很多
===============================================================
1997~1998年對亞洲各新興國家來說是最不堪回首的一年。這一年的大部分時間,全世界的目光都投向了亞洲各新興市場。馬來西亞總理馬哈迪說:我們花了40年建立起的經濟體系,都被這個帶有很多錢的白痴一下子給搞垮了。 這個擁有很多錢的白痴就是George Soros,以他操作的量子基金為首的各國際投機客從5月開始對泰銖(THB)發動了攻擊,並揭開各經濟體的骨牌效應,正式引燃亞洲金融風暴的導火線。

泰銖(THB)(THB)、印尼盾(IDR)、馬來西亞幣(MYR)、菲律賓(PHP)兌美元匯價狂跌﹔緊接著新加坡(SGD)、韓國(KRW)、台灣(NTD)、香港(HKD)等亞洲四小龍也難逃此劫。紐約道瓊指數、倫敦和東京的各大股市也不可避免地捲入這一泥沼。這場空前的金融危機來勢之猛、涉及範圍之廣令全球為之震驚!

起因
George Soros血洗東南亞各國之時,泰國人的國際購買能力在一天內銳減 16.7%,一場規模空前的金融風暴開始登陸東南亞。1997年1月份,以George Soros為首的國際投機商開始對覬覦已久的東南亞金融市場發動攻擊,開始拋售泰銖(THB),買進美元,泰銖(THB)直線下跌。量子基金企圖控制匯市,狠撈一筆,而東南亞一些國家房地產、外匯 儲備、金融市場管理的混亂與失控,給投機者提供了千載難逢的機會。

柿子挑軟的吃,George Soros的如意算盤是:先從最不堪一擊的泰國、印度尼西亞、馬來西亞入手,進而攪亂亞洲"四小龍"新加坡(SGD)、韓國、台灣及香港,以擊潰亞洲金融市場的信心引發"群羊"心理。George Soros認為,只要擊垮一個國家的金融市場,其它國家就不可避免一個接一個倒下。因此泰銖(THB)成了投機客首當其衝的目標。1997年5月份,國際貨幣投機商開始大舉放空泰銖(THB),泰銖(THB)兌美元匯率大幅下跌。面對投機商來勢洶洶的進攻,泰國央行與新加坡央行聯手介入,三管齊下,企圖捍衛泰銖(THB)陣地,他們動用了120億美元吸納泰銖(THB)﹔禁止本地銀行拆借泰銖(THB)給投機者﹔大幅提高利率,在一番短兵相接之後,泰銖(THB)的地位暫時保住了。

但投機客並未就此鬆手,貨幣投機商進行強而有力的反擊,他們再度籌集資金,狠狠地拋空泰銖(THB)。George Soros開始節節挺進。在此同時,泰銖(THB)貶值的浪潮一波接著一波,泰銖(THB)兌換美元的匯率屢創新低。泰政府徹換原財政部長庵雷﹒威拉旺,此舉,使泰銖(THB)的走勢雪上加霜,菲律賓成了下一個受害者,菲律賓(PHP)匯率開始大幅起落。庵雷﹒威拉旺黯然離去卻未能阻止泰銖(THB)的節節失利。

6月份,投機商開始出售美國國債,匯集資金,再度向泰銖(THB)發起致命一擊。泰央行奮起還擊。其時,泰政府此時已奄奄一息人人自危,在經濟繁榮掩蓋下的各種弊端逐一暴露出來。為了安定民心,6月30日泰國總理差厄利發表電視講話:"我再次重申,泰銖(THB)不會貶值,我們將讓那些投機分子血本無歸。"但金融市場仍像個扶不起的阿斗。此時的泰國央行已彈盡糧絕,僅有的300億美元的外匯儲備早已花光。就在泰總理講話兩天之後,泰國央行被迫宣布實行浮動匯率制,放棄長達13年之久的泰銖(THB)與美元掛鉤的匯率制。當天,泰銖(THB)兌美元匯率重挫20%,7月29日,泰國央行行長倫差﹒馬拉甲宣布辭職,8月5日,泰央行決定關閉42家金融機構,至此,泰銖(THB)終於失守

連鎖反應
在此同時,菲律賓(PHP)的軟弱可欺使它成為投機商的另一狙擊目標,菲國央行嘗試一周之內4次加息,並宣布擴寬菲律賓(PHP)兌換美元匯率的上下波幅,竭力對抗George Soros。但大勢已去,無力回天。7月11日,菲央行宣布允許菲律賓(PHP)在更大的幅度內波動,菲律賓(PHP)貶值慘不忍睹,實際上,這正暗示菲律賓(PHP)保衛戰的全面失守。此時的George Soros並未因此而心滿意足,他們四下出動,尋找可獵殺的下一個目標,馬來西亞、印尼進入了他的視線之內。馬來西亞央行企圖拉馬來西亞的貨幣來阻止投機客的興風作浪,印尼政府也進場拉抬印尼盾(IDR)。但終抵擋不住投機客強有力的進攻,馬來西亞幣(MYR)、印尼盾(IDR)對美元兌換比一再挫低,至此,東南亞諸國展開一連串的貶值競賽。

鄰國陣地的失守開始波及一向有"避難貨幣"之稱的新加坡貨幣。唇亡齒寒,儘管新加坡也採取了拉高利率等措施,但已回天乏術,新加坡元兌美元的匯率還是持續下跌。在George Soros的強硬態勢下,各國政府均感力不從心,已紛紛放棄了捍衛行動,開始屈服,任由本國貨幣在市場中浮沉,另一方面,國際貨幣投機客更是有恃無恐,在東南亞金融市場上呼風喚雨,橫行一時。東南亞貨幣狙擊戰弄得人人自危,各國金融當局使盡渾身解數到處消毒以免掉入這一泥沼之中,就連在此次風潮中一直作壁上觀的美國也開始表態,因美國的科技產品多以亞洲為生產基地,美聯邦儲備委員會(FED)主席葛林斯潘說,這場危機在很大程度上由一個國家涉及到另一個國家,美國願意幫助"受這次波動影響的國家"。國際投機商咄咄逼人的氣焰已使得國際社會對集體應付貨幣危機的意識正在加深。

7月25日,中國、澳大利亞、日本、香港、印尼、韓國、馬來西亞等亞太地區11個國家和地區的中央銀行和金融管理局高層代表在上海開會,會議後的聲明表示,一個穩定的貨幣市場是非常重要的,亞太各國將與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共同研究,對有關國家提供新援助的措施協助成員國在必要時進行經濟調整,這個消息對東南亞各國來說,至少讓他們覺得在自己與國際貨幣炒家進行殊死搏鬥時不再那麼孤單。8月5日,危機重重的泰國,同意接受國際貨幣基金組織附帶苛刻條件的備用貸款計劃及措施。

8月11日,為拯救資金短缺的泰國,由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主持,世界十多個國家和地區的中央銀行行長在日本東京舉行會議,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和亞洲一些國家承諾分擔為泰國提供總共160億美元(後增至167億美元)的融資款。8月21日,國際清算銀行(BIS)宣布給予泰國總值33億美元的臨時貸款,以協助它渡過難關。就在東南亞各國四處求積極策劃之時,國際投機客卻銷聲匿跡,停止攻擊。8月20日,東南亞各國貨幣匯率暫時回穩,東南亞各國人們均大大喘了口氣。

窮追猛打
就在大家以為風暴已經過去!平靜的外表下孕育著一股不平凡的肅殺氣份,就像暴風雨前夕的寧靜,各國的歡樂或許還言之過早,投機客新一波的"血腥屠殺"只是在等待另一個合適的機會而已,令人無奈的是,這種寧靜僅僅持續了幾天。8月底,又一輪令人瞠目結舌的跌勢迎面襲來。這一次,把東盟成員汶萊也被拉下水。至此,George Soros一副不可一世的架勢,再度集中火力向東南亞各國開火。9月份,這場風暴持續肆虐進入第三個月,外匯市場的頹勢仍舊繼續。東南亞各國經濟狀況繼續惡化。

10月19日,泰國財政部長他農﹒比達亞也惆然卸任而去。直到11月上旬,這場對東南亞諸國來說噩夢一般的4個多月的黑色風暴才漸趨平靜,但對東南亞,特別是身處震源的泰國來說,卻是殘破不堪。在這場危機中,受害最慘的恐怕非泰國莫屬,猛烈的金融風暴把這個國家一下子砸到了谷底。馬來西亞總理馬哈迪說:"這個傢伙(指George Soros)來到我們的國家,一夜之間,使我們全國人民十幾年的奮鬥化為烏有。"泰國銀行行長差旺說:"我們只能眼睜睜地瞧著George Soros這流氓強盜剝奪我們曾經擁有的財富"對所有的東南亞人來說,他們過去曾擁有一大筆財富瞬間化為烏有。印尼音樂家邦尼勒古馬赫為買一幢夢中花園而奮鬥了30年,正準備遷入時,金融風暴來了,不得不退掉它。一個為吃飯而憂的時代,一個需要省吃儉用的時代已不可避免。那些腰纏萬貫的富豪,也只能看著自己50%甚至更多的財產無影無蹤而去,據估計,從3月到9月,馬來西亞排名前12位的富翁,僅在股票市場就損失了130億美元,印尼總統蘇哈托的子女們也被迫出售他們的公司。曼谷奇異的風光依然那麼美麗動人,吉隆坡的高樓大廈依然鱗次櫛比﹔面對現實,這卻東南亞人最痛苦又最無奈的選擇!

空襲香港
三個月之後,席捲東南亞地區的金融風暴登陸香港。1987年黑色星期一也許仍存在於許許多多的香港人的記憶中,1987年10月的香港股災就像一場噩夢仍心有餘悸。1997年的秋天10月,又一輪"大熊市"席捲整個香港股市。1987年10月20日是美國華爾街股市慘劇"黑色星期一"的10周年紀念日,正因如此,它成了投資分析家們最為焦慮不安的一天,然而,恐怖氣氛並未在華爾街股市出現,道瓊指數一周之間跌落210點之後,當天反彈了74點。正當投資分析家們額手相慶之際,在地球的另一端卻早已危機四伏、暗潮洶湧。事隔10年之後又一個"黑色星期一"正開始降臨,只不過,這次籠罩的是購物天堂的香港。10月20日,香港股市開始下跌。10月21日,香港恆生指數下跌765.33點,22日則持續了跌勢,下跌了1200點。23日,對於港元前景的擔憂使香港銀行同業拆借利率節節上揚,21日僅7%左右的隔夜拆息一度暴漲300倍。在這種氣氛下,港股更連續第四次受挫,下跌達10.41%。香港特區財政司司長曾蔭權表示,香港基本經濟因素良好,股市下跌主要是受到外圍因素暫時投機影響,投資者不必恐慌。他說:"我不認為這是股災。"無論如何,特區政府首先是要捍衛港元匯率。也許是因為特區政府強有力的干預措施,也許是因為特區政府和金融管理人士的信心感染了投資者,24日,在連續4個交易日大幅下跌後,香港股市在這天強力反彈,恆生指數大漲上升718點,升幅達6.89%,27日,曾蔭權再次重申,香港現行的聯系匯率制度不會改變,這次活動中受損失的只會是投機者。此時,全球各地股市形成惡性循環式的普遍狂跌,27日,紐約道瓊指數狂跌近554.26點,是有史以來跌幅最慘的一天,因而導致中途自動停盤一個小時。東京股市開盤後即狂跌800多點。28日香港恆生指數狂瀉1400多點,跌幅達13.7%,全日最低達8775.88點,以9059.89點收市,下跌點數創歷史之最,在這種狀況之下,香港股市的震盪已非自身因素了。對此,特區行政長官董建華強調,香港股市的震盪只是暫時性的調整。香港輿論界表示強烈的信心,《星島日報》發表評論指出:"過去,在經歷了經濟危機後,香港會很快復甦,而且更加蓬勃,這次亦應不例外。美國財政指出,自1987年全球股災之後,香港股市過去10年的回報率居全球股市之首。經過九七股災後,本港只要大力發展經濟,十年後的回報率又可能是全球之最。由George Soros所引起的這場"看不見的戰爭",如火山噴發般地震驚了全球,身處震源中心的泰國、馬來西亞自是苦不堪言。另一面,隔海相望的香港也遭受波及。人們都意識到:"黑色金融暗潮"登陸香港只是時間問題而已。面對國際金融炒家們咄咄逼人的氣焰,香港特區行政長官董建華表示,香港特區的外匯儲備豐富,經濟正穩步增長,所以這一風暴對香港不會形成嚴重的影響。事實上,早在1997年8月份,投機商幾次試探性地對港幣進行攻擊,8月14日和15日,一些實力雄厚的對沖基金進入香港匯市,他們利用金融期貨手段,用3個月或6個月的港元期貨合約買入港元,然後迅速拋空。致使港元對美元匯率一度下降到7.75/1。

7.75被稱為港元匯率的重要心理關鍵點。香港金融管理當局迅速反擊。通過抽緊銀根、拉高同業拆息去迎擊投機者。金管局提高對銀行的貸款利息,迫使銀行把多餘的頭寸交還回來,讓那些借錢放空港元買美元的投機者面對堅壁清野之局,在極高的投機成本下望而卻步。故在很短的時間內,即8月20日使港市恢復平靜,投機商無功而返。然而,人們心理非常明白,這批炒家並不會就此罷休,雙方的血腥終不可避免。香港當局更是未雨綢繆,政策、輿論攻勢雙管齊下,提醒這批"金錢游鱷"不要輕舉妄動。港府為了這一目標而導致利息飆升,屬無可避免,國際投機者三番五次狙擊港元的行動不僅志在港元匯價上獲利,而且採用全面戰略,要在股票市場和期貨市場上獲利,他們的做法是,先在期指市場上累積大量空單,然後買遠期美元,放空遠期港元,大造聲勢。待港府為對付港元受到狙擊而採取措施大幅提高利率時,人們憂慮利率大升將造成股市與房市挫低,這時投機者便趁勢大空期指,令期指大崩跌。

於是,股票市場上人心惶惶,恐慌性地殺出股票,炒家就可平掉空倉而獲取豐厚的利潤。換言之,投機者雖然在港元匯價上無功而返,甚至小損,但在期指市場上卻狠撈一筆。對此,香港金融管理局首先動用龐大的外匯儲備吸納港元,二是調高利息並抽緊銀根。一番對攻之後,港股在連續下跌中止住腳步並開始強勁飆升,主要是有中資及外地資金入場,24家藍籌、紅籌上市公司從市場買回自家股票,推動市場上揚。在股市強勁反彈之下,港元匯價恢復穩定。至此,這場驚心動魄的港幣保衛戰告一段落。這場投機客與香港金管局的大戰最後金融局以艱難取勝而告終,但它所帶給人們的震撼卻並不僅局限於這場危機本身,它迫使更多的人去思考自由資本市場的危險。

像一場瘟疫,東南亞的這股"金融颶風"不僅在東南亞橫行一時,更傳染至全世界的金融市場1997年10月28日,東京股市繼27日大幅下挫後繼續暴跌。10月27日,美國道瓊工業股票指數狂瀉554.26點,成為歷史最大的日跌點 。當天上午,在道瓊指數下跌550點之後,有"電流中斷器"之稱的股市運行安全機制立即停止了股票交易。與此同時,倫敦、巴黎、法蘭克福、莫斯科、聖保羅、布宜諾斯艾利斯、墨西 哥城的股市都經歷了一次歷史上罕見的大震動,跌幅之大,令人目瞪口呆。

最後的祭品---韓國
令人震驚的1997年,對韓國來說也是傷痕累累。事實上,一度被譽為"漢江奇蹟"的韓國經濟曾因其高速增長而躋身經濟合作發展組織,成為先進國家俱樂部之一員,並且以亞洲的經濟典範的形象出沒於國際舞台,可是歷經投機客的狙擊後,昔日的繁榮已去。韓國企業界公開宣稱:"我們已完全失去經濟自主權"。韓國的經濟何以脆弱到如此不堪一擊的地步呢?剛邁進1997年的門檻,接二連三的打擊就源源不斷地向韓國經濟襲來。首先是年初爆發了大罷工。到了1月底,又揭發出韓寶集團巨額票據醜聞。正當以上兩個問題鬧得不可開交之際,日元貶值又開始對出口商予以沉重打擊。1月23日,韓寶鋼鐵工業公司無力償還借款,拉開了1997年大公司破產序幕。韓寶破產的消息使漢城股市指數下跌2.8%﹔3月22日,三美綜合特殊鋼公司的破產導致韓國証券交易所連續四天行情下跌﹔4月21日,韓國最大釀酒集團商真露公司因債台高築而倒閉﹔7月15日 ,韓國第八大集團企業起亞集團無力償還其10萬億韓元的債務,成為最新一個銀行援助對象。韓興、代龍等集團或宣布破產或因為政府的干預而成為待援的"病人 "……隨著大企業集團的相繼破產或瀕臨破產,韓國金融危機爆發的可能性越來越大。

源於東南亞的這股金融禍水則將韓國這隻"太極虎"推向深淵。從1997年11份開始,韓元兌換美元的匯率屢破歷史最低紀錄,11月6日更是慘跌至975韓元兌1美元的新低。12月12日最終跌至1891.40韓元兌換1美元。短短的兩個月之內,從9月份的890韓元兌換1美元狂貶50%以上。同時,外匯市場的波動波及到國內股市,股票指數跌破350點,創10年8個月中的最低水平。韓元貶值,促使韓國10月份出口值創125.8億美元的新高,但同時又意味著外債擴增和進口成本升高,抵消了出口競爭力。面對這種千瘡百孔的局面,韓國政府奮起還擊,竭盡全力拯救韓元。

11月19日下午,韓國政府宣布了一系列穩定金融形勢的措施,如放寬韓元匯率的浮動限度,提前開放中長期債券市場,對經營不好的金融機構實行限令改革和兼併。臨危受命的副總理兼財政經濟院長官林昌烈宣布,為了改善金融業的結構,提高韓國經濟的對外信譽、穩定金融市場,政府將把目前2.25%的韓元匯率日浮動限幅,擴大到10%﹔把原計畫在1999年以後開放的中長期公司債券市場提前到1997年12月份開放﹔韓國政府保證支付在各種金融機構中儲蓄的本金和利息,直到2000年年底 。

在開放債券市場時,為了防止外國投資者的投機行為所造成的副作用,韓國政府將把外國人對每個項目的投資額限制在30%。同時政府將把外國銀行駐韓機構兌換韓元的金額從10億美元增加到20億美元。政府還將著手向國際金融機構大量籌措外匯。對於經營狀況良好的企業為償還債務進行的現金借款。韓國中央銀行也拼盡全力進行市場干預,試圖止住韓元的瘋狂下跌,無奈韓國外匯儲備只有300億美元,杯水車薪,韓央行的干預有如螳臂擋車。而且,央行在市場干預失敗後,外匯儲備僅剩可憐的70億美元,遠遠不夠1997年年底和1998年到期的1100億外債。在這種狀況下,韓元兌美元匯率繼續下跌,國內股市也一再疲軟,國家經濟到了崩潰的邊緣。韓國政府不得不向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世界銀行、亞洲開發銀行以及美國、日本等尋求緊急貸款援助。

1997年12月3日,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和韓國簽署援助協議,該組織提供韓國210億美元備用信貸。另外世界銀行也將提供100億美元。亞洲開發銀行提供40億美元,其它國家提供200億美元。援助總額為550億美元。迫於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壓力,韓國政府被迫答應落實嚴厲的穩定經濟計劃以及廢除當初使韓國發展成為"經濟之虎"的重要經濟體制和做法,包括整頓金融、緊縮對大財團貸款、降低經濟成長率等多項配合措施。這項金援計劃不但打破金援紀錄,受援國所須進行的調整幅度之大亦屬少見。這一計劃的簽訂幾乎向國際上承認韓國整個經濟體系的崩潰和自主權的喪失,也標示著顯赫一時的韓國經濟發展已成過去。由於550億美元的介入,再加上韓國政府表示將放寬外資持有股份的限制由23%提高到50%。隨後漢城股市開始持續上揚。韓元匯價也有回穩上揚跡象。可是好景不長,12月7日,韓國第12大工業集團漢拿集團宣布破產。這消息使剛喘口氣的韓國金融又跌入深淵。從8日到11日,漢城股市持續低迷,韓元兌美元匯價連續下跌。自韓國發生金融危機以來,在不到1個月的時間內,有兩名高級政要下台。12月13日,韓國總統金泳三緊急會見金大中、李會昌、李仁濟三位總統候選人,就克服國家的經濟困難問題進行協商。希望他們配合政府克服當前的困難,在選舉結束後舉行的臨時國會上順利通過與克服金融危機有關的金融改革法案,緊縮1998年預算的修正案和發行國債的提案,為早日恢復國家的金融穩定而努力。在金融風暴的猛烈打擊之下,韓國經濟與市場陷入了癱瘓。但隨著IMF援助貸款的及時甚至提前到位,韓國金融市場激烈動蕩的局面逐步得到控制。但韓國經濟仍在低谷中徘徊。韓國金融危機所造成的損失之慘重、影響之巨大、教訓之深。一些財大氣粗的集團也只能眼睜睜看著自己的資產縮水,同時,企業大量倒閉、失業人數大量增加,對韓國人來說,昔日的繁榮已不再。經濟危機引起政治的動盪,金泳三告別韓國政壇。留下來的是一個千瘡百孔的爛攤子。

金融風暴的啟示
由於科技的進步及網際網路的盛行,打破了以往區域型經濟的型態,使全球化經濟快速形成,如此世界各國產生了嚴密的分工格局,科技產品由歐美日進行研發設計及新技術的開發,台灣韓國中國及東南亞諸國進行生產製造的一貫模式一脈相承,產品的競爭力也日益透明化,東南亞諸國及南韓由於政府鼓勵財團對外舉債切入科技產業,造成過多的設備投資及惡性化的低價搶標,於是在經濟繁榮的外表下隱含著外債過高的不定時炸彈,在景氣繁榮產品毛利率佳的年代尚可繼續維持,一旦景氣擴張趨緩而各製造國的同質性投資又太多時,造成殺價求售壓縮產品的毛利率或以貨幣的貶值來增加出口產品的相對競爭力,可惜此法猶如飲海水止渴一般,或許短期內增加了現金流量及出口貿易量,但在各國爭相貶值搶單的效應下獲利率明顯下滑,另一方面由於外債以美金計價,貨幣的貶值同樣造成舉債大幅攀升遠遠超過企業的獲利能力,所以雖然這些企業主在生產上有利潤但卻被舉債的利息負擔所侵蝕,最後導致企業倒閉的骨牌效應,重創生產國的經濟命脈。

在全球化經濟的同時,產品的同質性增加,縮短了商品的生命週期,過度的設備投資及信用擴張的槓桿財務動作風險將更為提高,相對地,資本密集勞力密集的產業生存期將更為縮短,海外低成本的投資行為不再是企業轉型求生的保證,面對全球化的經濟,惟有提升競爭力,重視研發專利,追求產品的差異性,講求在品質及功能上的升級才是企業永續經營邁向國際化的不二法門。

    全站熱搜

    Jo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