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篇也是舊文章,網路找到的,主角像是在溫水中的青蛙,等要離開的時候已經煮熟了
==================================================================
霸菱剋星-Nick Lesson
霸菱銀行(Barings Bank)成立於1762年,為英國歷史最悠久的投資銀行,英國女王伊莉莎白二世為其客戶之一。美國獨立戰爭後,英國靠霸菱銀行的信用,才能重開與美國的貿易。英法戰爭,背後的最大金主正是霸菱,英國政府感激之餘,授予霸菱家族成員五個爵位;霸菱可說是與大英帝國一起成長。霸菱集團一直未在倫敦股市上市,所有權全在高級經理層及慈善基金會的手上。截至1994年10月,半年內霸菱獲利5500萬英鎊。至1993年底為止,霸菱資產約59億英鎊。尼克‧李森(Nick Lesson)以一個當時年僅28歲的高級期貨交易員,在短短2年半(1992年7月8日~1995年2月27日)的時間,搞倒具有232年歷史、以經營保守名聲卓越的霸菱銀行,最後落得以1英鎊象徵性的價格,被荷蘭荷興銀行(ING)所收購

展露頭角
在90年代中期,亞洲經濟才剛起步,許多歐美投資者一致認定這是極有潛力的處女地,也積極地開發這塊充滿蓬勃發展的商業市場。尼克Nick Lesson雖然是個毫無背景的鄉村青年,但是因為他渴望追求金錢、美酒、美女的強烈慾望,驅動著他往上爬。當他進入有兩百年歷史的英國霸菱銀行,並被派遣到印尼總部雅加達擔任新職,結果這塊尚未被開發的金融處女地,正好成為他大展身手的地方。

由於Nick Lesson堅強的個性,讓他大膽又積極地投資方式贏得不少的利潤及總公司方面的信任,最後被拔擢任職於霸菱銀行在新加坡期貨部門的首席交易員兼總經理,他通常是在大阪證券交易所(OSE)﹑東京股票交易所(TSE) 與新加坡國際金融期貨交易所(SGX)買賣日經225指數期貨,套利賺取其間的價差

霸菱銀行僅僅允許Nick Lesson從事當日的交易,未避險的部位必須當日沖銷且霸菱銀行未授權Nick Lesson交易期貨選擇權。而身兼霸菱新加坡期貨公司(BFS)營業及後援部門負責人的Nick Lesson,利用「88888」及「92000」兩個帳戶,大玩套利的戲法,事後證明Nick Lesson利用這兩個帳戶虛構出投資獲利的假象。原本公司內部認定「88888」帳戶為顧客的錯帳戶頭,「92000」則被視為霸菱銀行的套利交易帳戶,BFS用這兩個帳戶進行日經225指數期貨(Nikkei 225)與日本政府債券期貨(JGB)的期貨交易。

但Nick Lesson利用職權更改稽核系統,將「88888」帳戶中快速累積的虧損不在霸菱集團或BFS的會計紀錄、管理帳戶或財務帳戶予以認列,並使公司其他人員相信「92000」帳上的獲利報告完全出自於套利業務(就是虧損的部分列在88888帳戶獲利的部分列在92000帳戶)。

Nick Lesson的高水準獲利能力獲得總公司方面的高度肯定,在1993年為霸菱銀行賺進900萬英磅,1994年霸菱集團稅前營業利潤為3700萬英鎊,其中有2850萬英鎊來自Nick Lesson的套利業務,因而被銀行高層視為明星交易員及賺錢的搖錢樹,銀行的政策盡可能的滿足Nick Lesson的需求,使得原有的內部稽核對Nick Lesson而言形同虛設

陷入危機
(1)
1994年年底,Nick Lesson預期日本因經濟復甦,股價可望回升,於是在新加坡之SIMEX及大阪之OSE(Osaka Securities Exchange)買入Nekkei 225股價指數期貨(即建立日經股價指數期貨的多頭部位)
(2)
同時預期在經濟復甦時利率應會上升(即債券價格下跌),因此同時在東京之TSE(Tokyo Stock Exchange)賣出債券期貨(即建立債券期貨的空頭部位)。
(3)
除此之外,Nick Lesson為了彌補保證金的需求,根據自己的判斷,日經225 指數可能會在19,000點左右盤旋,因此,他賣出執行價格介於18500~19500點的雙鞍契約(Straddle),即賣出Nikkei 225 Straddle Option

雙鞍契約(Straddle or Short Straddle,為選擇權策略交易的一種,是在相同的執行日及執行價格上同時出售一個Call Option及Put Option)。
1994年年底與神戶大地震之前,日經225指數尚在19,000點左右,祗要日經 225 指數不大漲或大跌,Nick Lesson可以收取選擇權的權利金而獲利。
(4)
1995年1月17日的阪神大地震被視為引發霸菱銀行快速崩解的肇因,1995年1月17日日本發生阪神大地震,日經指數狂瀉大跌,在1月23日一天之內日經指數暴跌一千多點。
(5)
此時,Nick Lesson已遭受2億多美元的損失,但是,Nick Lesson並未就此認賠出場,為了挽救賣出的雙鞍契約,反而加碼買進日經225指數期貨,試圖將日經指數拉回到神戶大地震以前的水準(18500~19000),其持有的契約數已高達16852口之多。
(6)
Nick Lesson為了繳交期貨的保證金,再賣出日經225指數期貨賣權,將得到的權利金充當一部份的保證金,其間霸菱銀行也曾匯給Nick Lesson 8.9億美元充當保證金。Nick Lesson此舉,無異是火上加油。
(7)
當日經225指數持續下跌,Nick Lesson持有的期貨部位必然會遭受到損失,而且賣出的賣權也會蒙受損失。Nick Lesson深信自己擁有力量足以撼動日本市場,持續買進日經225指數期貨。
(8)
其間,日經指數也曾回升到18900點左右,趨近於1月22日的水準。但是離 1月13日的 19435 點仍差600點左右。往後,日經指數持續走軟,在2月16日跌到17900點左右,Nick Lesson仍然繼續買進日經225 指數期貨,在2月17日持有的契約數高達20076口的高峰。
(9)
2月23日,日經指數跌了330點,跌幅尚不及1月23日的1/3,但如駱駝背上的最後一根稻草壓垮了Nick Lesson的信心,1995年2月23日這天,「88888」帳戶中的部位佔March 95、June 95契約未平倉部位的49%和24%。
(10)
此時BFS已無力繳納2月23日這天的保證金,2月27日SIMEX請求法院置BFS於司法管轄之下,轉眼間霸菱銀行產生了十億英磅的呆帳,因此不得不宣告倒閉。當Nick Lesson將辭呈傳真給霸菱集團總裁彼得霸菱,以歉疚的心,說了一句" I'm sorry,"--霸菱銀行就此破產倒閉。

慘痛下場
就在他和他的老婆一起渡假之際,Nick Lesson搞垮霸菱銀行的消息爆發開來,想要潛逃到德國的Nick Lesson,就在法蘭克福機場被捕,後引渡回新加坡受審,並被判服6年半的刑期。由於獄中表現良好,加上診斷出罹患直腸癌,所以只坐3年半的牢,便提早假釋出獄,返回英國。Nick Lesson名下的財產早已被英國法院凍結,但他每月能有5千英鎊的收入(折合台幣約25萬元),以便於維持生活及進行後續的醫療。雖然Nick Lesson所花的任何一毛錢皆須向霸菱銀行報告,使得其失去用錢的自由,卻也擔保了這一生衣食無缺。這個現象也印證了一個笑話:「你若無力償還銀行百萬欠債,你會成為銀行的奴隸;但你若無法償還銀行億萬欠債,銀行便會任你差遣,因為銀行無力打消壞帳。」

事實上,Nick Lesson的交易策略還算合理,他並非是一位魯莽或是瘋狂的交易員,他最大的錯誤在於過度自信,妄圖以一己之力將日經指數拉回到神戶大地震之前的水準。如果,他在1月23日之前能夠就此認賠出場,此舉或許有損「明星交易員」的威名,也不至於賠上具有二百多年悠久歷史的霸菱銀行。霸菱風暴橫掃金融市場,1995年2月27日英國老牌商人銀行霸菱公司瀕臨破產的消息震撼全球。霸菱在英國歷史悠久,這次卻栽在海外投資市場,估計虧損至少十億英磅。這場風暴的效應使得歐亞股市大跌,愁雲慘霧。最後荷蘭荷興銀行以一英磅接手作為收場。

啟示
衍生性金融商品霸菱銀行與其說敗在Nick Lesson的舞弊行為,不如說敗在不熟悉衍生性金融商品。事實上,早在1980年代中期,先進國家的金融主管機構便發現當時的金融法律規範,不能有效的約束衍生性金融商品的交易行為。更重要的是,某些衍生性金融商品設計的目的,便是在規避法律上的約束,以降低其交易成本,開拓更大的市場空間。雖然英格蘭銀行調查霸菱銀行倒閉案件報告指出「管理階層不瞭解衍生性金融商品的性質」、「缺乏風險管理」、「缺乏內部稽核」等缺失為這次事件的主因。

但「素以經營保守名聲卓著」的霸菱銀行,經營及管理高層在面對Nick Lesson所假造出高獲利,具有強大動能、變化萬千的衍生性金融商品市場時,卻無法抵擋此致命的吸引力。「水能載舟亦能覆舟」,衍生性金融商品究竟是人間樂土亦或惡魔的化身?就如同槍械是自衛的武器或是犯罪的工具?此與商品的本身無關,而決定於操作者的心態!所以,我們不能因操作衍生性金融商品遭受鉅額損失而歸咎於商品本身。未來,我們應該學會如何與衍生性金融商品共利共存。

    全站熱搜

    Jo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