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沈漢娜(Hanna Helena Zaborska Shen)國籍:波蘭   年齡:37歲
東歐波蘭的沈漢娜是台灣媳婦。越來越融入本地生活文化的她,宛如發現桃源般地愛上台灣,決定永久定居,不過她說台灣人的生活禮儀和待客文化還有待提升。

台灣人很親切,也很開放。我在日本旅行時用英語向年輕人問路,他們很怕跟我用英語交談,有的還假裝看不到我;我來台灣到星巴克買咖啡,店裡打工的年輕人一點也不怕和老外交談,很「踴躍」地跟我用英語聊天,而且有問必答。台、日差別真的很大。

台灣人雖然很友善,但生活中的禮儀稍嫌不足。平常我搭電梯,很少會有人幫我按住延時開門鍵或禮讓我先進出,上周我等電梯時碰上一位紳士,難得給我「Lady First(女士優先)」的禮遇,我意外地盯著他,沒想到他開口:「我是日本人。」

台灣人也有點自我,不太管別人的觀感。像前幾天我在等公車,身邊的男士菸抽個不停,薰得我很不舒服,我請他不要靠近我,能不能離遠一點?他很不高興反嗆:「你不舒服就走開,幹嘛要我走開?」好希望台灣也能比照日本和歐洲訂定法律,限制公共場所禁止吸菸。

覺得不可思議的是補習班。來台灣之前完全不知道什麼是補習班,我到補習班教國、高中生英語後,看到一群可憐的學生,從早到晚都在上課,好辛苦呀!這些青少年臉上看不到快樂,也沒有獨立的思想,明天要做什麼,都是父母親安排好的。波蘭的高中生下午兩點就放學了,自己上圖書館找資料、看書,沒聽過什麼是補習班。跟歐洲的青少年一樣,我們會培養興趣,安排學習計畫。像我愛聽歌劇,許多歌劇的歌手來自西班牙,因此我18歲的暑假就先打工賺錢,從波蘭一路旅行到西班牙學西班牙文,全都自己安排,是一段美好的回憶。台灣的青少年要什麼有什麼,而且好像覺得這是應該的,很少想到這是父母辛苦工作換來的,很少自己解決問題,有人說有些年輕人是不抗壓的「草莓族」,跟父母態度可能有關係

有一次我父親帶弟弟去買電腦,比好價錢決定購買前,父親很謹慎地跟弟弟說:「這台電腦是爸爸一個月的薪水,要好好珍惜!」弟弟善用它學習、做功課,不隨便荒廢時間在網路上,看得到父親教育的效果。

台灣人待客文化讓我受不了,我們在波蘭接待客戶,一定會想讓他們看文化最好一面,餘興節目一定是參觀博物館等行程;但台灣人接待國外來的客戶,總認為唱歌、喝酒是最好的娛樂,喝酒時也常要對方「乾杯」。我很受不了。我很愛吃水果,特別是台東的釋迦,只有台灣和南美洲才有。外國朋友來我都請他們吃釋迦。

這十年台北的變化很大,越來越像個市民社會,人們的社區環境、衛生和治安有問題,不會只靠政府,而會彼此討論,想辦法解決。在波蘭彼此沒有好的信任基礎,要一起討論公共議題很不容易。不過,我明顯感覺台灣人的自信心不夠強。台灣人有高收入、高教育水準和公民意識等優勢,應該以這塊土地自豪

20.龍本善(Luis Roncero)國籍:西班牙   年齡:30歲
選擇台灣是因為當時中國有SARS和台灣用繁體字。簡體字不只是筆畫變少而已,還破壞了文字的結構和邏輯,我們外國人更難記住比如說洗澡的「澡」,有三個「口」表示很多人,有「水」,有「木」,就能理解它是很多人在有水的木盆裡;像「葉」簡體字寫成」,原本的草字頭和木都不見了,我覺得沒有道理!手寫字可以簡化,印刷應該維持繁體,保留文化遺產

有一次我到北京紫禁城看石碑上的皇帝詔令,都是繁體字。四、五十歲的大陸人讀得很吃力。有位十三歲、從遼寧來的男孩也專心看石碑,我問他看不看得懂,他說,不懂,不是因為文言文而是因為他學簡體字,連祖父寫的東西他都看不懂了,是不是很對不起祖先

我到美國念書時就經歷第一次文化震撼了││西班牙人一見面就會擁抱、親吻,在加州就行不通,他們只能接受擁抱。台灣對情感的表達就更保守,很壓抑。我認為,這是台灣人很愛去唱KTV、喝酒應酬的原因,因為大家需要情感的解放!我有時參加台灣朋友的聚會,看大家乾杯拚酒,像是用酒量來放出訊息:「我比你行!」

我覺得,就算是很多人聚在一起唱KTV,也都是「一個人的活動」,沒有情感的交流。自己拿著麥克風唱得很大聲,別人沒辦法聊天;喝酒喊拳、敬酒,各種條件都不鼓勵交談、互動,每個人都是噪音裡的「一個人」。所以,不論一起唱過幾次歌、喝過幾次酒,我還是不知道坐我旁的那個人:你在意的是什麼?你憂慮什麼?你的價值觀呢?我只會知道他很會喝!西班牙文的「amigo」是「親密的好朋友」的意思,不是那種「你拿過他的名片」、「跟他一起唱過歌、喝過酒」的朋友,而是可以談心情、談想法的好朋友。還有,我注意到台灣餐廳除非很貴,否則都很吵;還會放音樂,我常常要求老闆「音樂能不能小聲一點?」是不是大家怕冷場,所以要放音樂,蓋過彼此的尷尬?

台灣人對人生的看法非常務實。念書、選職業、選對象,很在意「身價」。或許因為歐洲國家有完善的退休金制度,我們對未來比較有安全感,可以選擇做自己喜歡的事。台灣人很擔心「老了怎麼辦」,能勇敢跟別人不同的人不多。我的想法是:一定有便宜過生活的方法,錢不應該是人生最重要的事情,也不要在乎別人怎麼看你自己。在來台灣之前,我從來沒有聽說過「LV」這個牌子,雖然法國就在西班牙的旁邊。在台灣,幾乎每天都可以看到這些名牌,好像那是很重要的事。

21.郭文泰(國籍:美國)年齡:38歲
他的國語「台灣化」到會在思考時講「ㄟ」,也會像年輕人一樣自答「對呀」。問他不喜歡台灣哪點,他竟講不出來,因為他覺得台灣什麼都好。台灣劇場界合作的氣氛很吸引我。在美國,劇場充滿競爭關係,會鬥爭,很小氣。但在台灣,大家彼此幫忙,比如問「你覺得這個畫面怎麼樣」,一起分享、一起創作。這對藝術家很重要。這種健康的態度,是台灣藝術界最有力量的地方

我在台灣找到的這群很棒的藝術家,讓我覺得回台灣就像回到家,很舒服。我曾在美國教書,但那裡就是下班後吃晚餐、看電視,然後睡覺,這種生活對我創作毫無幫助。所以我六年前決定重回台灣。年薪雖然少了四萬美元,但我覺得生命中有比賺錢更重要的東西。台北的生活節奏、energy(能量),也吸引我。我走出家門,五分鐘內可以到六、七十個餐廳;早上六點半聽到台北國父紀念館放升旗歌,很多人在打太極拳,晚上也跳各種舞,充滿活力。

我第一次到台北世貿中心時,想說一定很先進,結果好像到了世界的邊緣,因為旁邊都是稻田!但現在那裡有了百貨公司、電影院、書店,都設計得非常好,完全不同了。台北現在什麼都有,處處是奇特小店或國際連鎖餐廳,也有很多表演藝術活動,越來越國際化,變成一個很波希米亞的城市。

台灣學生也改變很多。十六年前我當學生時,同學都很乖、很聽爸媽的話,選舉時就選爸媽要選的人,很單純,但沒有自我。現在學生都很有自我、很自信,知道自己想做什麼。這都非常好,但不容易聽別人意見。如何讓他們願意試試別的東西,成了我當老師最大難處。年輕人的創作力更驚人。我常覺得:「哇!這學生怎麼能想到這種表現方式?」

22.葛若琳(Caroline Gluck)國籍:英國
住在台灣愈久,愈發現台灣的好,問題是台灣不懂得包裝與行銷。葛若琳喜歡亞洲,曾住過柬埔寨及韓國首爾。她對台灣有眾多單身女性印象深刻,「除了男人,她們什麼都有。」台灣有80萬單身女性的比率是很高的,晚婚、不婚的趨勢愈來愈明顯;台灣的生育率低,在亞洲僅高過香港、南韓,是很特別的現象。

我有很多卅多歲的女性朋友,她們對找尋人生伴侶有很高的期望,她們覺得像樣的男人卻好像都到大陸工作去了;前一陣子,我有個採訪對象還說,好男人似乎都不在台灣了。台灣女性受高教育,有很好的工作、經濟獨立,也有活躍的社交生活和人際網絡,男性也許沒有相對等的成長,這些女性會覺得:「我為什麼要妥協?」除了男人,她們什麼都有。很多台灣女性旅行全世界,有很開放的視野,但大多數的台灣男性可能還是只想娶個在家打掃煮飯的傳統老婆。台灣中下階層的男性,到東南亞去找外籍新娘;雖然台灣女性仍受傳統的家庭期望與社會規範所制約,但她們愈來愈覺得,好像到其他國家才能找到適合的另一半。

來台灣之前,我對這裡沒什麼概念,以為和南韓很像。後來才發現,台灣、南韓雖然都曾被日本殖民統治、走過民主歷程,但對日本的態度截然不同,主要是兩個國家對外來者的態度非常不同。南韓還是種族很單一的社會,我住在首爾時,很少在街上看到外國人;台灣人很不可思議地歡迎外地人。台灣人很好客、很樂於助人。如果我是推銷員要推銷台灣,我一定會大力推「台灣的人」。

因為台灣缺乏好的包裝和行銷,不容易讓人一開始就喜歡。我覺得台灣不是很了解外國人的喜好,而且到處都缺乏英文資訊,很多地方很難找,要轉車或換交通工具就更難了。這幾年我去過很多原住民部落,到外島看過澎湖綠蠵龜產卵,也進過故宮的山洞庫房,我覺得台灣最棒的就是文化的多元性。這麼多原住民部族,還有客家、漢文化,再加上外籍配偶,讓台灣文化變得豐富有趣。

去年我曾為英國BBC電視台報導台東的南島文化節,說台灣企圖藉文化資源尋求全球三億人口的南島語族的認同。製作人嚇一大跳:「台灣有原住民?」很多人只知道台灣有高科技工業,對台灣文化的認知非常有限。

南韓挾文化浪潮的勢力推廣觀光,像「大長今」電視劇、流行音樂,都吸引很多國際人士想到南韓。以前如果不會韓文,在餐廳根本沒辦法點菜;現在南韓的計程車司機都要上英文課,英文如說得不好,還可以撥個電話號碼,就有翻譯組織的人會幫忙,比以前真的好太多了。更重要的是,國家形象不能只靠旅遊廣告,而是靠平常印象塑造出來的。你不能期望國際間在CNN、BBC看到台灣藍綠對罵等負面形象時,還會覺得台灣是個美好、讓人想去的地方。

23.青木由香(國籍:日本)年齡:35歲
台灣人很奇怪,我說的「奇怪捏」,有可愛、有趣的意思,我太適合住在台灣了。台灣人非常關心你吃飽了沒有,不停地逼你吃東西;我們日本人又很不會拒絕,因為我們覺得拒絕是不禮貌的。到後來,我快要吐了,很難受!我的台灣朋友就說:「你應該早點說啊!」可是,我是日本人啊。

台灣人很熱情,也很隨便。可以大聲笑,大聲講話,跟你約吃飯,不用事先約,臨時打電話來就要出發。我原本很苦惱這樣臨時的約定,日本人做什麼事都是事先安排好的啊,我們連一個月之後的約定都排好了。

台灣人也不太有階級的分別,比如去吃飯,因為都很臨時,大家都可以隨便穿!有人穿上班的西裝、有人穿打高爾夫的運動服、有人(像我)穿著休閒服就被拉去了,沒有人在乎,都很自在。在日本,這是不可能的,穿錯衣服就糟了。

日本人太在乎別人想什麼了,但台灣人不會。台灣人可以很自在地放屁,不是那種忍不住、不得已而放出來的,而是很用力、很舒暢地放!那天我去一個電台,電梯裡很多人,有人放屁,很大聲,可是沒有人笑,除了我!在日本,如果聽到別人放屁,足足可以笑一個星期;如果覺得想要放屁了,大家會努力彆著。但是台灣人很勇敢,想要,就做了。打嗝也是。歐巴桑是沒有害羞的動物;但台灣很多小姐跟歐巴桑一樣勇敢,不像日本女生那麼裝模作樣。中正紀念堂裡跳舞的歐巴桑,那是台灣的經典!非常有生命力,公開地跳著自己發明的舞蹈,一點都不會不好意思。這可能跟台灣人「把公共場所當成是自己的地方」的習慣有關。像公寓裡樓梯會放很多鞋子、櫃子,一些家裡的東西會堆到外頭來。我剛來時會想:如果火災逃生時,可能會跌倒。

相對於日本人,台灣人完全不怕失敗。玩股票、炒地皮、移民都不怕,開車和騎車也很衝,一點都不怕。我也會帶人家看市場裡趕蒼蠅的那個綁著繩子轉動的機器,很有意思的發明。還有腳底按摩,非常厲害。在旅館看台灣電視新聞華麗的畫面也很精彩,上下左右跑來跑去的字幕非常花,非常有趣;地震的時候,螢幕上就有一個不斷晃動的台灣島。

在台灣讓我困擾的是臨時邀約,我的行程變得無法預測。但是,我已經被台灣朋友訓練得很多事都要事先做好。有些台灣人習慣跟別人靠得好近,我覺得很有壓迫感。有次新書發表會,一個書迷靠得好近,我退後,他就前進,我再後退,都貼在牆壁上了,他都沒有發現,他說話噴的口水都在我臉上了。但我還是很日本人,我,我,我不敢講。

大部分在台灣的外國人一樣,很怕台灣人過年,因為大家都回家去了,沒有人理我們,街上也沒有東西吃!只有麥當勞和超商,好餓啊!台灣人好愛過年,從過年前一個月就一直講:要過年了,要過年了,好想回家;做什麼事都是為了過年,打掃、買衣物、買車票、禮物,還有包紅包。

在日本,我們已經完全不過農曆的節日了,只有陽曆十二月底,公司會舉行忘年會,元旦放三天假。就算我們不回老家,父母也不會罵。但台灣人就不一樣了。你們非常在意家人,所以過年的時候,留在台灣的外國人就很可憐了,沒有人理!我後來有廚房可以自己煮,但有些住在宿舍的外國朋友,就很慘了,整個過年非常無聊。

今年過年之前,我變成「尾牙女王」,一共跟著朋友吃了七個尾牙,有出版社的,有朋友邀的,有些人還是第一次見面,我幾乎靠尾牙過日子!哈哈哈!台灣人很好客,不認識的人也可以一起吃尾牙,在日本的「忘年會」很少邀陌生人的。有一年到朋友家過年,完全見識到台灣式的過年方式,九十歲的老奶奶一直喊著紅包、紅包,連我都有一份!感謝ㄋㄟ

我很好奇,台灣過年一定要打麻將?而且連小女生也打?很厲害。在日本,麻將只有歐吉桑才會玩,沒有女生玩這種遊戲。但我發現,過年時走在路上,巷子裡家家戶戶都有麻將聲。

過年最恐怖的事是放鞭炮,不過,選舉放的鞭炮更恐怖!今年,我想試試也來放鞭炮,那種一大串的、霹靂啪啦的鞭炮,在台灣一定要嘗試一次。

去年過年,我是在台灣原住民部落過的。原住民不會過漢人的春節,但是大家都放假回家,聚在一起也非常開心。「圖騰」樂團主唱、阿美族suming邀我到他外婆家過年,春節那天大家到教會去,開運動會!如果沒有運動鞋,就光著腳賽跑,獎品是洗碗精、沙拉油,suming還贏到一大包洗衣粉。

第二天,族人殺了一隻豬,大家都可以分到豬肉。suming的外婆、外公跟我說日文,suming不知道老人家日文這麼好,嚇了一跳。老人家沒事就坐在家門口看山,安安靜靜的,一看可以看三四個小時。

因為教會的關係,那個部落沒有人喝酒,但是卡拉OK一開,他們就自然high,非常有趣。輪到我唱的時候,因為他們都沒有新歌,我只好,只好,哎,唱了一首阿嬤時代的「演歌」:「北國之春」,連阿公、阿嬤都會唱,真是不好意思哪!

23.亞歷‧安明寧(Ali Amini)國籍:伊朗   年齡:20歲
他說,台灣人弄不清伊朗、中東、阿拉伯;提到伊斯蘭教就是「可以娶四個老婆」,對美國以外的世界所知不多。台灣人平常很客氣,進門時「你先」、「你先」推讓半天,但開車的時候,每個人都要搶先。

我不喜歡台灣人開車。亂轉、突然換道,計程車看到客人就馬上停下來,公車也不管後面有摩托車就靠站,撞上去都是你的錯。有時我騎摩托車,會覺得被欺負。
我的台灣朋友告訴我,開車不能亂叭叭,會被扁。但我非常生氣的時候,還是會按喇叭,但通常按了也沒用;對方故意不走,越按越不理你。

我以前留鬍子,客人會說「真的很像恐怖分子耶」,他們覺得很好笑,但我不覺得。每個人都說伊朗不安全,記者到伊朗要保新台幣一千多萬元的保險。可是,伊朗跟伊拉克不一樣。我常覺得伊朗人被歧視。我們要拿台灣簽證非常困難。之前我是在台合法居留外國人的未成年子女,所以有四年居留簽證;年滿20之後,我到馬來西亞去辦台灣的短期簽證,台灣外館的人說:「伊朗全都是壞人。」還刁難說我應該到杜拜去辦。

我在台灣常被問奇怪的問題:「你是美國人嗎?還是外國人?」當然一看就知道我是外國人,但台灣人的「外國」只有「美國」和「美國以外」。台灣人超了解美國,而且喜歡跟著美國團團轉,這是很大的問題。

伊斯蘭教的什葉派、遜尼派婚姻觀不一樣,伊朗人不像阿拉伯人娶四個老婆,我們的男女尊卑觀念不同。這些台灣人也弄不清楚。我覺得不是台灣人的問題,是台灣媒體的問題。有時我看到台灣的新聞報導西亞、中東的消息,我說:「老爸,你看!」他很疑惑:「現在還有嗎?」我們上網一查,事情發生已經過了三個月,台灣才報出來。傻眼!

有些年輕人一個月的零用錢有一、兩萬元,但是學費什麼都是父母付了,這麼多零用錢就是拿來玩,買大麻或到夜店喝醉。他們不知道要幹嘛,生活沒有目標。我認為嚴格管教對孩子還是好的。而且爸媽要讓他們知道:20歲就該獨立了

24.國籍:澳洲
白一蓮(Irene Bird)9歲、白一蘭(Ellen Bird)12歲

台灣的功課比澳洲難很多。我覺得台灣同學的壓力都很大。就算小考考壞了,回家也會被爸媽處罰,他們可能不很快樂吧。我覺得很奇怪,考試不及格應該是自己的事,為什麼爸媽要處罰呢

我記得有一次數學只考50分,拿考卷回去給媽媽看,媽媽只問我:「妳滿意這個分數嗎?如果妳自己滿意就好。」我覺得那次考試已經盡力了,老師說考卷裡有一些是很難的資優班題目,不會沒有關係。我很滿意那次考試,因為我該懂得題目都懂了。不過我發現有些台灣學生真的很厲害,很難的數學題目也算得出來!台灣的考試真的很多,從周一到周三我已經考了四張測驗卷了。月考之前,老師會發考卷不斷練習。有的同學甚至要考到97分以上,回家才不會被罵。

除了功課之外,同學間也給彼此壓力。有一次大隊接力賽,我們班本來可以拿第一名的,但是有一個同學跑得比較慢,讓全班只拿到第三名,大家都罵他。我覺得應該要鼓勵他,叫他下次加油就好了。

台灣學生很愛說的口頭禪是「我不會、我不要」。有時候找同學打球,他們會說「我不會」,不想玩新的遊戲;上課時老師問問題,同學也常回答:「我不會。」感覺起來大家好像都「輕飄飄的」,一碰到問題就飄走了,很容易就放棄,沒有多想要怎麼努力學會新東西。

我覺得同學腦袋裡面想的比實際做出來的好。比如說像美勞課要畫台北一○一,很多同學在畫之前會把自己的構想說得很精彩,但最後實際的作品卻很單調;除了大樓外,就只有一棵樹。我覺得可以用一些色紙貼出跨年煙火的樣子,應該會比較有創意。畫一個有肌肉的公主應該也不錯。我發現女生比男生更有創意,美勞課上捏陶土,台灣女生捏出來的作品都很棒,這一點我比不上。

我覺得台北的高樓大廈不怎麼好看,很多都是灰灰的、咖啡色,不然就是外面裝飾得太花,甚至用粉紅色配綠色,很奇怪。但我覺得台灣鄉下的三合院很漂亮,我很喜歡。如果有一些人搬到鄉下去住,台北就不會這麼擠了。

很多人看到我,會一直捏我的臉,說好可愛。我感覺很不舒服。在路上也會有人背著我們叫「阿斗仔」,我們都聽得懂。我爸爸說他以前在日本時,走在路上都會被路人瞪,大家好像看到外星人一樣。很多人都覺得「外國人」就是「白人」、就是「美國人」、就是金頭髮、藍眼睛;很多書上的圖片也都是這樣,只要畫到外國人,頭髮不是金色的就是紅色的。但是我是「澳洲人」、頭髮跟眼睛是「棕色的」,希望大家以後不要再以為我們是美國人了。外國人也有很多種,像是非洲人的皮膚就不是白色、頭髮也不會是金色。

25.Luba Rykova(國籍:俄羅斯)年齡:36歲
台灣人很有冒險精神,敢在地震頻繁的土地上蓋世界第一高樓,我的家鄉和台灣一樣都有地震,印象裡最高只蓋到16層樓。我記得台灣曾經發生死傷嚴重的大地震,蓋這麼高的建築物難道不怕地震嗎?是要宣示台灣有世界第一的工程技術嗎?她至今還想不通這個必要性。

來台灣最不適應炎熱潮溼的夏天。我家在西伯利亞伊爾庫次克州貝加爾湖畔,那裡冬天很冷,一年到頭不用冷氣,第一次來台灣是七月,感覺這裡像烤箱。最難適應的是室內冷氣普遍開得強,夏天室外很熱、室內很冷,進進出出劇烈溫差害我常感冒。我聽說許多商店把冷氣溫度調很低,目的是吸引顧客上門吹冷氣,可以多做點生意。我覺得這很浪費電,也沒為顧客的健康著想。

台北的空氣不錯,比同是大都市的莫斯科好多了,樹也種了不少,所以我很喜歡走路。普遍來說,開車的人都很有禮貌,過馬路都會讓我先走。我看得懂中文,只要順著指標走,通常不會迷路。捷運很乾淨,讓人有不忍心弄髒的感覺,讓我很驚訝又感動的是,竟然可以在捷運站裡找到俄文版的捷運地圖!我在故宮也看到俄文的導覽資料,拿去跟一些外國朋友炫耀,覺得這些單位好貼心。

公車司機也很體貼,上車問他站名,總是回答說:「等一下我告訴你。」快到站時,真的都會提醒我:「小姐,你下車的站到了。」俄羅斯的公車司機對外國人就不是這樣,外國人最好會講一點俄文,不然的話會有問題,通常不太理你。

我以前住在西伯利亞,冬天很長,養成了抽菸習慣,很多地方都可以抽菸,但對不抽菸的人並不禮貌。台灣實施室內禁菸的法令,我覺得很好、很進步,讓抽菸者懂得尊重別人的權利,我也希望人行道上也能禁止邊走邊抽菸的行為,散步、走路的感覺會更舒服。

我覺得台灣人挺懂得慰勞自己,像洗頭只花一百元,還有按摩服務,這樣放鬆自己很不錯。我覺得台灣人的熱情、友善、生活便利性……等等,都是世界第一的,這種「第一」比摩天大樓還吸引人。

像我從冬天長又沒海灘的地方來,看到福隆、墾丁的海灘和艷陽,有說不出的喜歡。我們喜歡把皮膚曬成咖啡色,皮膚太白的會被認為生病了;台灣有日光浴的絕佳氣候與環境,即使一月天的墾丁只有攝氏廿五度,台灣人下水覺得冷,我們卻覺得很棒!對歐洲人來說,這是很不錯的觀光資源,可好好利用。只可惜,在尋找海灘的過程中,發現台灣的海岸不是被堤防擋住,就是被汙染或蓋了工業區,沒有好好保護,相當可惜。

剛來台灣沒多久,有一次和台灣的朋友開車到南部,透過車窗看到的景觀,一路上有不間斷的房子,但樣子大同小異。我問朋友:「你們沒有鄉下嗎?」我在家鄉或歐洲的印象是,開車會有幾個小時看不到房子,只有綠色的原野,通過城市後會有森林、農田,台灣高速公路兩旁的景觀沒有這種起伏變化,感覺從北到南沒有各自的特色。

全站熱搜

Jo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