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政院主計總處調查,20115月份統計顯示,全國受僱者平均月薪約3.5萬,台灣829萬勞工有42.9%處於月收入不到台幣3萬元的狀況,其中月收入不到台幣3萬元的勞工中,30歲以下年輕人佔了26.84%,月收入超過台幣3萬元的勞工中,30歲以下年輕人只佔了16.29%,從數據來看年輕人的勞力相當不值錢。

2011年台灣受薪階級勞工每月薪資


  2007年以後,大多數台灣家庭的每戶收入普遍下滑,家庭年收入100130萬,和180萬以上的戶數變少了,中產階級和富裕階級的家庭收入不如2007年以前,而家庭年收入80萬以下的戶數,則高於2007年,從台灣家庭的每戶收入來看,20082010年的景氣不如2007年。

  高等教育越來越普及,愈來愈多年輕人在學校就讀,延遲就業,25歲以下的年輕人可能才初進入社會,所以薪水不高,加上這幾年非典型就業機會增加,例如臨時工、部分工時及派遣工作)增加,勞工供給量持續增加,壓低了薪資水準,理想工作機會難找,所以只要經濟可以負擔,年輕人就繼續留在學校,就算脫離校園生活,年輕人因為薪資過低,所以進入職場的意願也降低。

  從數據來看,3039歲的年輕族群在失業人群中,比例從2005年開始是逐漸上升的,1529歲族群的失業比例在2009年以後逐漸上升,1519歲的族群和4059歲的族群,2009年以後,失業比例漸減少,進入就業市場。

社會上願意參與市場生產工作的人力,包括實際有工作的就業者與正在找工作的失業者,稱為勞動力,勞動參與率=勞動力/人口=(就業+失業)/人口

  從1991年和2011年的勞動參與率來看,30歲以下的年輕族群,勞動意願仍然是頗高的50歲以上的勞動參與率,則沒有明顯上升

  台灣勞動族群失業的主因,主要在於工作場所歇業或業務緊縮,還有對原有工作不滿意,前者主要是受2008年美國經濟蕭條所引起的經濟全面受創,2011年以後,這項因素已大幅下滑,2011年主因在於對原有工作不滿意,除了工作環境不滿意,另外一項重點就是薪資,大多數勞工的薪資實在太低廉了。

  2002年以來,台灣勞動族群的平均收入是增加的,但增加的收入分配的落差頗大,30歲以下的勞動階級,受雇年薪從2000年以後,就沒有再增加,3034歲的勞動族群,2005年以後,受雇年薪甚至是下滑的,3539歲的勞動族群,受雇年薪在2007年以後也是逐漸下滑的,2007年以來,40歲以下的勞動階級,受雇薪資至少已經被壓抑了4年之久,30歲以下的年輕勞動族群,更是被壓抑了10年以上,長期以來,大多數年輕人的受雇年薪都沒有增加。

  就算加入兼業薪資營業淨收入財產所得收入自用住宅設算租金收入、經常移轉收入、其他可統計的雜項收入,那麼未滿30歲的年輕人,年收入更是可憐,2000年以來,平均年收入維持在4045萬之間,3034歲的勞動階層,年收入從2000年以來,甚至是呈現下滑的趨勢,3539歲的勞動族群,2000年以來也沒有成長,2007年以後,年收入平均甚至下滑5萬元,整體來說,2000年以來,除了45歲以上的勞動階層年收入持平或緩和成長以外,廣大的45歲以下的勞動階層,年收入普遍無增長,甚至有些年齡層還出現10%以上的衰退,勞委會的數據顯示,台灣社會新鮮人平均起薪約為26000元,全台大約半數工作者第一份工作起薪低於2.6萬,許多勞工對於薪資上漲之日,根本不抱任何期待。

個人可支配平均所得個人所得減去繳付政府直接稅及各種移轉支出後的餘額。

 

  台灣勞工對於薪資滿意度普遍低落,是給企業的重要警訊,截至20127月為止,基本工資為18,780元、時薪為103元,1997年,政府調整至每月新臺幣15,840元後,直到2007年為止,將近十年沒有調整基本工資,2007年,基本工資才調整為每月新臺幣17,280元,每小時新臺幣95元,薪資成長率遠低於10年之間的通貨膨脹,如果考慮19972007年的通貨膨脹因素,1999年以來,台灣家庭的每戶可支配所得在90萬的水準停滯不前,而個人可支配平均所得仍然停留在25萬的水準,從數據來看,台灣10多年來的經濟成長結果,並未分散給廣大的勞工和家庭。

  2007年以後,每年第三季,行政院勞工委員會都會召開基本工資審議委員會,隨經濟發展狀況及施政考量,考慮調整薪資,每年調漲薪資的議題都會引發工商團體反彈,往往用國內經濟成長率可能下修的理由,成為資方抗拒基本工資調漲的理由,甚至還鬆綁製造業大廠的聘雇外勞規定,增加低薪勞工供給,變相抑制台灣勞工的薪資。

  企業不斷反映工廠是全天候運作,藍領外勞所從事的3K產業(辛苦、污穢、危險之工作)幾乎都是台灣年輕人不做的,台灣勞工不願從事夜班,核配比例又受限,夜班人力不足已影響到產業競爭力。

  事實上,台灣大多數勞工族群絕非不願意從事3K產業或夜班工作,關鍵在於薪資,2005年到2010年,台灣年輕人光是外移到澳洲打工就業的人數,從數百人快速增加到萬人,2011年以後,每個月的數量更是快速增加,這還不包含外移到加拿大、德國、美國、中國、英國的部分,澳洲是極度缺乏藍領勞工的國家,工作職缺不乏農林漁牧礦業、製造業相關,工作內容絕不比3K產業輕鬆,台灣年輕人肯遙遠移居到澳洲,卻不肯留在國內從事性質相似的工作,意味著台灣年輕族群並不滿意台灣的工作環境,資方企業所開出的資薪條件,遠遠低於工作所付出的勞力與努力,這才是某些產業缺工,但國內依然高失業率的主因之一,重賞之下必有勇夫,台灣資方願意提高付出的薪資成本,缺工問題就能得到明顯改善。

  美國、德國、新加坡、澳洲、法國、中國等國家,願意以高待遇或優渥條件,吸引國際人才和外國移民,國際人才和國內勞工互相競爭之下,會提升自身能力,留在國內爭取優渥工作機會,企業雖然付出較高的成本,但能夠得到更好的人才,增加競爭力,勞工和企業一起得到更多利潤,互利共存,而非企圖以競相低薪爭取低階勞工,開放外國勞工,因為低薪吸引到的外國勞工是品質落差非常大的,只能暫時改善國內低階工作職缺不足的問題,舉國上下,本國勞工為了和外國低階勞工競爭,不得不委屈就業,全面低薪的就業市場,只會逼大量國內人才外移,企業無法獲得良好人才,競爭力無法提升,一旦跑到國外和國際廠商競爭,只會越來越差導致營運不佳,企業被迫降低營運成本調降薪資,吸引到的勞工素質更差,惡性循環。

  想要改善青年就業問題,應改變國內產業的運作模式,將生產過剩的產業,變成更多不同的相關產業來擴張發展,才能創造工作機會,而且不能太過集中投資少數產業,否則創造就業機會有限,而且應該扶植中小企業,中小企業才是台灣經濟成長所在,能夠創造較多工作機會。

  聯合國公布的《2012年世界投資報告》顯示,台灣吸引外資額的排名,下滑到全球倒數第二,台灣審計部公布中央政府總決算審核報告,也發現外國企業投資「淨匯出」情形越來越嚴重,年輕人薪資過低只是問題造成結果的冰山一角,關鍵是台灣人才不斷的再移出,因為留在台灣沒辦法獲得更多的工作利潤,就業市場上,不僅是老闆尋找好員工,好員工也在尋找好老闆,台灣資方過於吝嗇,長期下來,會讓本身企業經爭力逐漸下滑,而台灣政府近十多年來,都是偏向資本家的右派資本主義政策,不像美國民主黨、英國工黨、德國社會民主黨、澳洲工黨,台灣缺乏左派社會主義的力量抗衡,國家經濟成長的利潤長期過度集中在資本家手上,政策改變經濟,政府改變政策,台灣政府應該改善有利於勞工的經濟政策,讓企業透過提高薪資和優渥福利,向上吸引國際人才和本國勞工競爭,不僅改善勞工就業環境,也可以提升企業競爭力,同時帶來企業利潤,利潤回饋勞工,而非任由資方維持廉價勞工市場,向下爭取低階外國勞工,逼國內人才出走,國際競爭力每況愈下。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Jo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