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e:「中國的網路商業貿易正在熱烈的蓬勃發展,馬雲的眼界已經可以媲美全球許多大型企業的CEO。」


2012年中國央視「為什麼是馬雲」演說





節目中馬雲表示,一個拳師碰到另外一個頂尖高手的時候,大家才能互相成長,所以在對手過程中,要欣賞地看對手,跟對手競爭的過程,最主要就是讓對手心情變糟糕。

以下為節目文字實錄:

主持人:歡迎馬雲,歡迎。我記得上一次你在《對話》現場說過自己挺喜歡金庸小說,喜歡風清揚,如果一個人一旦成為武林高手,圍繞在他周邊的人就會很多,這些人你可以分成兩類,一類是朋友,一類是敵人。你努力打造這樣的基礎,未必每個人領情。劉強東抱怨支付寶太貴了,每年要支付支付寶的費率,要多支付500到600萬,京東對支付寶還沒到離開不行的地步,因為目前在線支付,在京東商城的用戶,支付所佔的比例並不高,只有10%,即使停掉,影響也不大。他還真不是說說而已,還真的給停了。就在去年的5月份,他就停掉了支付寶,我覺得可能你希望它是生態鏈當中一員,但是從這樣的舉動當中我們外人判斷他好像把你當成對手。

馬雲:天下把我當對手的人多了去了,他覺得貴了,他覺得不合適,他離開,你離開了自己建,挺好,只要他覺得比我建的更好,他覺得效率更高,當然得支持他,至於到底是不是這麼貴,是不是費用更好,他心裡應該更清楚。你應該問他到底是貴在哪裡,對吧,這個對手啊,我是這麼覺得。其實一個公司最有樂趣的時候是你的客戶成長,第二你的對手也變聰明了,也在成長。你最怕蠻打的,一個拳師碰上一個蠻師,你也就不知道該怎麼辦了,對吧,一個拳師碰到另外一個頂尖高手的時候,大家才能互相成長,所以其實在對手過程中,我覺得你要欣賞地看對手。我覺得以前吧,我剛創業的時候跟大家也一樣,覺得對手,反正對手幹的都是壞事,他幹的一定是針對我來的,你這個東西肯定是針對我來的。我今天跟以前有了差異,不是因為我們的企業做到了這個規模,而是四五年以前我們想明白一個道理,要欣賞的眼光看對手。你看這個東西不錯,得學習,他那生氣,輸了,就是你跟對手競爭的過程,最主要就是讓對手心情變糟糕。

主持人:亂了方寸。

馬雲:這才是下棋的時候,兩個高手之間下棋的時候,對方方寸一亂你才有可能贏。

李成東(獨立電子商務分析師):去年的「六·一八」,就因為阿里巴巴出五千萬發那個費用,開始是四千萬,但是到了雙十一當天追加了一千萬,我們看的很明顯是針對京東「六·一八」的一個促銷活動,這是第一個。第二個事情,我們到雙十一,這是淘寶的大節日,但是裡面發生一個事情大家非常關注,就是二選一的問題,不管是誰要求,我不知道,就是我不知道,2013年會不會還有這種情況?

馬雲:講理想是很重要的,我們還沒有到瘋的狀況。您講的「六·一八」和雙十一,我是到後來網上看見的了,我心理覺得我挺欣賞他們這麼幹,一個企業要競爭,不給對方施加點壓力他不會成長,你也不會成長,假如他度過這「六·一八」,那他才厲害,我們也是在別人的刀架之下殺出來,從來沒人給我們一點點特殊的好處。你比如說是百度給我好日子,還是騰訊給我好日子,他們都盡力了,企業是要面臨競爭的。

主持人:今天現場也有兩位和你一樣參與到改變商業環境當中的人,我不知道他們應該被劃為是朋友的陣營或者是對手的陣營,不妨讓他們來一個自我介紹。

趙鵬(中赫技術總裁兼千品網總裁):千品網是一個做本地生活的一個商家運營支持服務的這個一個機構,實際上我們給淘寶本地生活提供大量的商品和SKU(特定商品)。其實有一個問題想問,這個問題也跟本地生活這件事情在電子商務化的過程有關係,假如實物類零售的電子商務這件事情是早上8點鐘的太陽,您的心目中本地生活,吃喝玩樂電子商務這個行業的發展是幾點鐘?

馬雲:生活服務類應該在五六點鐘,早上五六點。它還沒開始起來,我自己覺​​得我個人覺得服務類的電子商務將來希望絕不低於製造業零售行業。但是太難做了,它等待的下一個機會,無線互聯網,它可能架上這個以後是非常了不起的事情。

主持人:期待著你的五六點鐘的太陽成為七八點鐘充滿朝氣和活力的太陽。

馬雲:你們現在剛開始朦朦朧朧,做起來是又特別冷,就五六點鐘看到希望,但又特別艱難的時候。我在2003年、2004年、2005年做電子商務的時候那個慘。

趙鵬(中赫技術總裁兼千品網總裁):我特想您說說這個,您說一個這個,我就覺得特勵志。

馬雲:很多人把我當勵志,我是不態喜歡成功學的,我很少聽成功學的,聽一些真話,聽一些別人怎麼失敗,聽一些別人最倒霉的時候是怎麼樣的,聽對的,每個人說起來都一大套,反正我的對絕對沒有錯多的多。

趙鵬(中赫技術總裁兼千品網總裁):本地生活變成新的一個電子商務的浪潮的這個過程當中,您希望也有很多小而美的企業出來,我們也希望成為其中一個也許小而美或者中而美,您能否提個建議,就是千萬別乾什麼。

馬雲:這是一個很慎重的,你剛才講這個事的時候,我在回憶2003年、2004年、2005年我在做互聯網的時候,那時候我其實就記住一樣東西,就是幫我的客戶賺錢。淘寶2003年成立,2004年成立我沒想過,打敗eBay只是樂趣而已,就是在特別痛苦的時候,搞一個人折騰一下他,找一個對手,我真沒想到可以把它真捅翻掉,這個是我沒想到的,我也沒想真去捅翻它,純粹是他要打我的時候,我給他樂了一樂。但是心裡面永遠不會改變一樣,我知道一樣,只有淘寶的小賣家掙錢了,我們才有活下來的可能。本地生活的原則就是這樣,讓那些吃喝玩樂在你這個上面你能夠提供服務的人,讓他們真正知道由於有你和沒有你是有區別的。你全心全意幫他們成功,只要這個時間活的越長,你越有機會,千萬不要做的事情是,不要去證明你的模式是對的。因為你今天對的模式三年以後可能是錯的。你只證明一點,我想幫我的客戶成長,這一定是對的,這是我覺得要做的。

主持人:另外一位年輕人,田寧,好像矍鑠是老鄉,你先告訴大家一下,你在做的事情是什麼。

田寧(磐石網盟創始人兼董事長):我做的是跟阿里巴巴業務很匹配,你是開網店,我是負責拉客,就是在在網上做網絡廣告,介紹更多新生意、新廣告。我的問題是去年2012年中國網絡廣告首次超過報紙,互聯網成為第二大媒體,而在阿里巴巴整個體系裡面,廣告也主要收入,馬總您如何看待未來三年中國的互聯網廣告怎麼發展?

馬雲:我在公司裡面三年前我還有這種樂趣,這個行業做第一,那個東西做第二,至少要做第一吧,這三年我改變​​最大的樂趣,我對第一沒興趣,我認為這個東西我們做一做,我們對這個行業有什麼變化,因為我們折騰一下翻了一個個兒,我很有興趣,而且興趣越來越大,看見傳統零售行業中間賺了這麼多錢,又不好好乾活的人倒下去,我特別快樂。看到金融行業說我們必須努力,必須得乾的好一點,能夠為小企業服務好一點,才能擋住支付寶這樣的攻擊我就覺得我特別高​​興。第三塊廣告,我覺得廣告行業,我們的阿里媽媽的廣告系統,就是要讓對現有的廣告體係做一個革命性的顛覆。

主持人:那都有阿里媽媽了,你還需要他們這樣的人幫你們拉客嗎。

馬雲:那當然,這是一個生態系統,不是阿里巴巴的生態系統,是顛覆這個社會,是無數創業者的夢想一起顛覆昨天舊的觀念,這才是樂趣,共同參與的樂趣,遠遠超過獨幹,獨幹是很孤獨的。所以我覺得互聯網廣告這個超越報紙,電視廣告,對不起中央電視台。

主持人:我們也會變革。

馬雲:這是個時間問題,會越來越快,越來越快,大家知道這個新經濟的本身,背後裡面它隱藏的是更開放、更透明、更公正,這些因素在這裡面,所以它對傳統有些地方的衝擊會越來越大,我對廣告行業的變革非常看好,我們是積極的推動這個事情的變革。

田寧:這幾年下來,阿里巴巴的廣告直通車展位,阿里巴巴的鑽石展位價格連年攀升,所以很多小的企業不能小而美了,開始承受不了,這個做法是不是意味著阿里巴巴開始疏遠小企業,轉向大公司了。

馬雲:因為每個人角度看法不一樣,在座所有的小賣家覺得我們沒有給他們足夠的資源,大賣家到我們辦公室來來罵人的特別多,你們到底是靠我們養還是靠他們養。每個人的角度是心裡面的看法,對阿里來講,在我們眼裡面,三年前阿里巴巴的年會上,我跟所有的客戶同同事講,阿里眼裡沒有大企業和小企業之分,只有誠信和不誠信之分,是不是努力,是不是創新的企業之分。今天淘寶人說越來越難活了,當年,當年你為什麼不來,當年我是跑了很多人家說來淘寶。第一天,第二個月成立的時候,我跟朋友說來淘寶,你這個破生意趕緊移了到淘寶上來了,瞎扯,自己好好啊,費勁口舌都不行,一年以後我再跟他講,去年他來找我,我說你把自己這攤生意幹,好別來了,就是你不能覺得,更何況現在在淘寶上生意越來越難做,我告訴你從來沒容易做過。說中國做生意越來越難做,中國什麼時候做生意好做過,沒有好做過。

這是全世界沒有地方好做生意,全世界沒有時候好做過,不同的時代,不同的努力你永遠跟同代的人競爭。所以我覺得,你要問我,我不講謊話,我最喜歡小賣家,但是我不排斥大賣家,大企業搞不過小企業的比比皆是,今天在淘寶上淘品牌成功的,絕大部分算,很年銷售額過億的都是徹底在淘寶上成立起來,他們為什麼能成功,所以我覺得這個只要你想幹,你想辦法你都有機會。

田寧:未來創業靠80後、90後,我很認同,他們創十萬億市場,但是我有一個問題,您說了前面做B2B,做B2C,然後做了支付,馬上進軍物流,那我的問題是說,你把這個整完了,現在年輕人講了,在中國創業互聯網,先得面對三個大山,阿里巴巴、騰訊跟百度。您作為我們的創業導師,如何給年輕人留機會,謝謝。

主持人:他有點想逼你退位的意思,只要你在我們都沒希望。

馬雲:對,他這句話講的有沒有道理,我覺得有道理,今天淘寶和阿里很明白一個道理,不跟大家搶生日,我說過,我對民營企業搶生意毫無興趣,動不動國有企業的生意我很有興趣,這是真話。但是我們今天所做的支付是一個體系,是支持所有的創業者,只有我們今天沖擊了銀行體系,銀行體系的人才會奮發努力,去完善他們的體系,他們做好了我們就不用做,創業者用銀行就行了。

主持人:你一直希望能構建一個生態系,但是我很擔心會不會成為你的一廂情願,他們希望能夠展現自我,更能有一種抗衡,所有的夢想和理想都是一廂情願的。

馬雲:李嘉誠先生我前幾天去看他,我最欣賞他的八個字,建立自我,追求忘我。如果你建立這個生態系統,物流也好,商業也好,是為了「我」,你走不遠,如果你希望為這個所有的賣家真的去做,能不能感受得到小賣家靠說沒用,他能感受到,我希望真正想做的,投資物流的目的是讓那些快遞員去小區的時候受人尊重。我希望在電梯裡,人們不是斜視地看他們,而是說您先請,因為他背著大的包,我希望他們真正像美國UPS、聯邦快遞一樣,他們的車也能走向高速公路。今天他們的車,受到對最不公平的待遇,因為是國內的快遞公司,他們的貨車不能上高速公路,他們的普通麵包車,裡面不能改座位,所以他們換句話說都是小車小販在巷子裡穿行,假設有一天,如果他們也能夠穿著整齊的衣服,他們也會笑臉,他們也有知識,我覺得這個世代是我覺得才是樂趣的時代。今天那些小賣家,我希望看見這些小賣家有一天,今天不是在自己家裡創業,他們沒這個夢想嗎,有,他們也希望光明極淨的辦公室裡面去創業,他們今天自己的小區裡面,自己前面是睡覺的,後面下面放個倉庫,改變這些才是出現十萬億的可能,絕不是說今天掙更多的錢。他們去銀行的時候,他們支付寶帳戶也能像公開公家帳戶一樣,企業帳戶一樣受人尊重的時候,他們今天納稅的時候,也趾高氣揚的說,我是我們小區里納稅最多的人,這才牛,其他都瞎扯。

呂本富(中國科學院研究生院教授):今天跟因為馬總交流那麼長時間,馬總現在,好像今天的感覺,氣場上有點改變,從那個企業的經營者,向教父轉變,太極練的也不錯,也會玩大刀,劉強東還處於只會玩大刀的階段,他就還沒練過太極。

主持人:這有點武林外傳的感覺現在。

馬雲:我覺得我挺喜歡看《教父》這部電影,但是教父沒有好下場,但是有一點是真的。第一份工作會影響你後面一輩子的很多工作,我第一份工作是當老師,當班主任,所以我形成我講話的風格和思想作風,要是在老外公司裡,見了我這樣的CEO早就覺得我太粗魯,老是手指頭點著講,其實我沒有這個意思,我只是覺得應該是這樣。為什麼大家可能覺得我像教父,其實我心裡面覺得當老師的習慣,這些習慣讓你改不了,當然我也不想改,因為也到了這個年齡,也瞎改。我不想當教父,我只是一個創業者,為什麼《贏在中國》我去​​,大家覺得這批小孩在想什麼壞主意,當年做的我都犯過,因為我們都一樣,只是我吃過苦了,告訴你,兄弟別往那去了。但是奇怪的是說了白說,還是會走去的,我也一樣,多少前輩告訴我,馬雲,這樣做要死的,我爸​​跟我講了一大堆,我照樣走一遍,人都一樣。幾千年來人類的知識積累很多,但智慧並沒有增加多少。

主持人:所以大家應該看的出來,馬雲先生想要告訴各位的是,我今天這樣的一個天下其實也是一點一滴打拼出來,很多人就好奇,到底作為我們當中的我,他需要具備什麼樣的素質?在世界上有一個很著名的問卷叫「普魯斯特問卷」,你在多年前曾經做過,聽說世界上很多名人都做過,每做一次又發現自己可能有一個改變。先來摘選幾道題目,來問一問馬雲,這一年當中最恐懼的事情有嗎?

馬雲:最恐懼的是我的時間不多了,突然覺得自己居然48了。突然覺得自己在被這個時代慢慢地給自己留下的時間越來越少。

主持人:後悔的事情是什麼?

馬雲:還沒來的及想。

主持人:2012年最痛苦的經歷是什麼?

馬雲:這個人啊一輩子,如果你死的時候沒有幾個秘密和痛苦帶進棺材的話,這輩子白活了,你的棺材太輕。有些東西你必須帶進棺材。

主持人:你最看重朋友身上什麼樣的品質?

馬雲:只要他是獨特的,我都欣賞,我各種各樣的朋友都有。有人說馬雲你怎麼有這樣​​的朋友,我這樣的朋友怎麼了,因為他沒有害過我,我覺得他就是我朋友。

主持人:如果你可以改變你事業上的一件事,你最希望改變什麼?

馬雲:永遠不要上媒體,在2000年我同事跟我有一次大爭論過,我不願意見媒體,我知道有一天我見了媒體就可能失去自己的自由和快樂。後來他跟我吵了三個月,他說馬雲你知道你是你的嗎?

主持人:你是我們的。

馬雲:你是我們共同的理想和使命,我覺得他講的對。

主持人:如果你能夠選擇的話,你希望什麼可以重現?

馬雲:我倒不是講大話,人生給了我這麼多的機會,這麼多的經歷,每個東西都是正好。沒必要再去重現了,該來的該去的該去經歷的,我覺得正好。

主持人:很多人曾經問過你,你到底有沒有座右銘?馬雲有過座右銘嗎?

馬雲:我好像沒有座右銘,我聽著人家座右銘都很有道理,真是。

觀眾:阿里巴巴那句話讓天下沒有難做的生意,應該是您的座右銘?

馬雲:這是我們的使命。

觀眾:我還看到一個,如果你能夠選擇的話,你希望什麼可以重現,我第一份工作也是班主任,我也是老師,也是英文老師。我現在回想起來最快樂的時光在我農村中學當老師的班主任的時候,跟學生的那種感覺。那種可能是想要重現的一件事情,如果哪一天我成為馬雲我會說這句話。

馬雲:再成為馬雲,我肯定不可能,我自己覺得我今天比十幾年前的我能乾了很多,我的團隊也比當年的我們強大很多,重走路一定走不出來,感恩和敬畏是真心,我是沒有機會做到今天的,沒有機會,再走一次一定死,別去成為他,人的最後的境界是做自己。我想幹嗎幹嗎,只是不去傷害別人。我沒有失去過這個,我當班主任的時候最快樂的是我跟同學的感情,今天也一樣,前一段時間他們剛好校慶回來看我,我也特別高興。今天我跟我同事的感覺也一樣,也像當年一樣。我的很多同事我有批評他們,我也開除他們,我把他調崗,他可以恨我,就像我當班主任的時候,我可以罰他,他可以恨我,我知道十年以後,因為我的出發點我不會後悔。

主持人:我想你當時還是比較嚴厲的老師,剛才說罰人家,還咬牙切齒。

馬雲:但是我自己覺得的人再嚴厲也嚴厲不起來,我覺得這是樂趣。這一天呢,快了。就是全職的當老師,這一天快了,不是當教父。前幾天跟同事吃飯喝酒,我講了死這一天我希望是什麼樣。我是仔細想清楚了,何為空,何為無,無為,在我無為就是空為。以前我想就是一個目標,今天我知道這個目標會不會成,會不會不會成,我就喜歡中間這個樂趣。我覺得只有這樣呢,你就坦蕩了。不管你做的再牛,你都得去火葬場。你想明白了,享受每一天。

主持人:我覺得不僅僅我提問,我們在場外我們的微博和我們的微信的網友同步關注我們的節目。這位網友十分鐘之前發了一個問題,我記得在《贏在中國》有一期節目,要把太太當合作作伴不要當太太,您的生活中您的太太是合作夥伴還是太太呢?他可真是記住你每一句話

馬雲:太太既是合作夥伴也是太太。生命中也一樣,太太是你經營你,人生婚姻的一個重要的合作夥伴。但是她超越了合作夥伴,她是太太。太上皇的太。

荊林波(信息服務與電子商務研究室主任):馬總過去十多年,我們一直關注你。我隱隱約約有一種擔心,就是社會上乃至集團你內部慢慢在膨脹的一種對你的過度崇拜,剛才大家聽到這個現場一代宗師這種大的帽子扣下來,我們真的擔心,幸好你還清醒。

馬雲:我覺得我就是我,這十多年來我經歷了人生可能常人沒有這種福氣去經歷的各種各樣的痛苦、煩惱、快樂,我知道我從哪裡來就是一個普普通通家庭的孩子,只要證明馬雲成功,中國80%的年輕人都能成功,這是我當初創業的一個原因。今天也一樣,別人看我,其實我知道他們看的不是我,是他們想像中的馬雲。我不敢說我清醒,但我知道我自己是誰。我知道我做了什麼,我沒做什麼,我點燃了我的同事的心裡面的幾盞燈,而且是巧合中點燃,這些同事共同點燃了700萬家賣家的燈,形成了這個事,點了一下而已。我自己覺得,別人點也會亮,我只是運氣比較好。所以今天我在想的問題是,假設我還能夠點什麼燈,我覺得中國經濟在繼續成長,未來三年到五年,我希望它能夠放慢了,我們今天的腳步速度超越了我們的靈魂。我們走的越快,我們付出的代價越多,你不知道自己是誰,不知道昨天的經歷,未來走到哪隻會是越來越大的災難,我們這個時代是缺乏信仰的時代,信就是感恩,仰就是敬畏。

觀眾:今天晚上馬總一直在談物流和快遞,我說一個我切身經歷的故事。其實我自己平時跟物流打交道特別多,經常碰到客戶來催件,對快遞員的態度也是非常差。然後昨天晚上10點34分,我電話響起來說,說你是誰誰嗎,他說我給你送件,真的那種感覺,那個時候很冷的天然後好大一個包,送到我家來,心裡覺得特別部分內疚,我現在要說的是我特別贊同馬總的觀點。

主持人:您自己做什麼。

觀眾:現在投身馬總的旗下。一直在說阿里生態圈的問題,現在我在淘寶上做,因為去年我看到一份數據,2012年的電商,中國的電商B2C市場包括天貓在內的9家網站,佔據了95%的市場份額,我覺得這是一個很可怕的事情。

馬雲:我感謝你替快遞員講的話,所有的人如果你收到包裹,真的對他們說聲謝謝,他們所受的委屈遠遠超過大家想像,不管是夏天、冬天。他們知道人們看到快遞員,好像覺得工作很低一樣,其實有的時候你一聲謝謝,那是他的希望。那是他走下去的希望,阿里前三年沒有一分錢賺,就是客戶郵件的謝謝,讓我們走下去的希望。他們也會改變自己,所以我覺得這個我特別感謝你講這個話。

至於95%,今天的電子商務跟當年的區別跟美國的區別是很大的。大家講,很多人可能會講到壟斷,互聯網時代,規模化實際上來講是降低整個社會的成本。互聯網越來越透明,所以對這兩個壟斷這兩個字大家重新思考,我們目的是降低整個社會的成本,讓社會所有的商業環境更加透明、公正和開放。美國幾乎每家公司都有IT的人才,美國的整個IT的設施設備非常之好。所以每個公司可以單獨做自己的網站,我今天是這樣,我第一天定位是小企業,小企業沒有IT人才,小企業沒有這樣的研究,小企業沒有這樣的投入,這是全世界只有中國才會有這樣獨特的現象。

所以我小了,就沒辦法幫別的小企業。今天跟十年前做電子商務的差異是什麼,十年前做電子商務你沒有流量你得自己幹,沒有快遞你得自己建,沒有支付你得自己建,今天已經有流量了,已經社會化了,已經有快遞,怎麼用別人的快遞,已經有支付了,為什麼不用別人的支付。

觀眾:是不是其他的小B2C你們別乾了,就來淘寶商城?

馬雲:一定會有找出自己超越淘寶的模式,但是他們沒找到。淘寶今年2012年,我們集團投資最大的地方就支持像你們這樣的企業有這樣理想將來可以單獨開店,我們走出去。前兩年有一個出逃行為,今天你去看看出逃的,你給我三家活的好的。

主持人:也有人在這個平台上不離不棄。

馬雲:每個人有自己的選擇。

主持人:給你介紹一位不離不棄的人,他​​對我們這期節目緊追不捨。他知道你要來了之後,他就打電話,在我們現場全部滿員的情況下我還要來,也許你還記得他。崔先生請問您趕了多遠的路,花了多長的時間來到我們今天的現場。

崔志萬:我是從昨天中午知道馬總來這裡,昨天下午坐火車坐了十個小時,昨天晚上12點到的這邊。在網商大會裡面,馬總估計也知道我。我是一個草根電商,純草根電商,做淘寶做了八年,當初我和我愛人做淘寶,現在已經有兩百多人和我一起做淘寶。

主持人:現在每個月收入多少?

崔萬志:收入,按馬總說的,這個淘寶上賺錢的一般都不說。

主持人:所以明白了,你就屬於不說的那一類。你為什麼千辛萬苦趕十個小時的路到現場來見馬雲,跟他說什麼。

崔萬志:我想問一下對於草根電商,草根淘寶人,阿里的生態系統裡有沒有考慮到解決這些淘寶解決好,研究這些淘寶人的家庭、工作。生存與發展,夢想與現實之間的矛盾。我就想問這個問題。這個矛盾一直有,我曾經在微博上說過這句話,就是每一個成功的男人,背後都有一個折磨他的女人。

馬雲:所以我知道你為什麼從兩個人到兩百個人,因為無數的折磨。社會不會給你創造一個機會,說這個機會只有給你崔萬志,淘寶也沒創造過,這種折磨讓你從兩個人變成兩百個人,而草根,馬雲就是一個草根。從借了兩萬塊錢開始幹起,十幾個人我們真工資發不出來一點一滴學習和思考。至於太太,兩百個人了,可以考慮請她回家,回家千萬不要把她養起來,讓她比你更忙。

主持人:崔先生開心死了,折磨你的那位女性在現場嗎。

崔萬志:我再解釋一下,我和我愛人都是殘疾人,我身體不行,她聽不見。所以剛才馬總說的壞話,她也聽不到。

主持人:你回家可以有選擇的翻譯給她聽。

崔萬志:會的,一定會的。我們經常會在晚上自己聊天,會聊到晚上一點,兩點這樣的。我帶了一份禮物送給馬總。

主持人:你能透露一下嗎?

崔萬志:是我們做的一個旗袍。

主持人:你送旗袍給馬雲。

崔萬志:送給馬太太的。

馬雲:太對了,搞定董事長,就一定能搞定總經理。我再打斷一下,關於我們如何處理這些問題,草根網店的創業者的成長我可能已經確定了我今後要幹的事,我將出任淘寶大學的第一任校長,我們不準備教大家怎麼做生意。我們要討論的是怎麼真正做一個創業者,生活、工作、競爭、責任、社會這方面的探討。

崔萬志:謝謝馬總。

主持人:還要介紹一位,他是廣東潮汕學院的院長。

院長:我是廣東潮汕學院也是一個大專的職業院校。那我們鼓勵在校的學生在淘寶上創業,為了做這個事,我們一個是在電子商務專業裡面專開闢了淘寶創業的方向,另外一個在學校成立了創業園,專門成立了淘寶創業班。我們創業園開到實體市場裡面,效果也比較好,就是說經營的業績比較好。社會對高校開展淘寶創業,鼓勵學生創業是有不同的聲音。有的人認為是短視的教育行為,導致學生的拜金主義,我就想問馬總對這個問題有什麼看法。

馬雲:中國任何問題,尤其是大專院校做任何事都有不同的聲音。你要做這個事肯定有不同的聲音,不同的聲音才造就了你的夢想和理想。我覺得創業是一種樂趣,創業不是每個人都會成功的,一百個創業95個人死,5個人中有4個人你是看著他死,今天是一個大學生,重要的不是做了多少生意,重要的是你交了多少朋友,你服務了多少人,你建立了多少信用體系,這個對你未來的創業是有好處的。

我在七八年以前我跟同事講,我們要跟遊戲搶未來的年輕人,預期讓無數的年輕人在遊戲上面玩,把時間花在那,幹嗎不把他們的時間花在網購網銷上面。能夠讓他們建立信用體系把它當樂趣。我其實來想,這麼多年來,我個人覺得我最大的樂趣是永遠在這裡面找到樂趣才會堅持下去,要是錢我早沒興趣,我最快樂的時候是一個月拿89塊錢在學校裡面教書,再熬兩個月我可以買輛自行車了。今天我連買輛車,汽車我一點興趣也沒有,我本來就不喜歡汽車。買房子快樂我不快樂,我還是覺得看見兩個人變兩百個人了,看到年輕人在大學裡玩玩,玩大了,我覺得樂趣特別大。

觀眾:我是2012年3月份開的店,現在店鋪信譽最高的有兩個皇冠,我有六七個店吧。

主持人:每天花多少時間打理店鋪。

觀眾:基本上每天課也沒去上,就是早上七點鐘開始,一直就乾到晚上到那個門衛趕我們出門。

主持人:是不是院長允許你去。

觀眾:到了大三是實習的階段。

主持人:那你覺得有樂趣嗎?

觀眾:我喜歡這樣的刺激,我如果去工作,我能算出我一輩子賺多少錢,我感覺這樣太悲慘了。所以我選擇我去拼一拼,去闖一闖我自己的人生,有自己的夢想,就剛剛馬總說的那個樣子,夢想。

主持人:小黃很棒,我需要提醒你很多人跟你一樣,都在追求夢想的過程當中。介紹下面這個人,肯定你會嚇一跳,呂振鴻先生,你告訴他,你們全村的人都在開淘寶店。

呂振鴻:馬總,你好。我是來自浙江省麗水市縉雲縣北山村的。

主持人:我說是不是事實?你先肯定一下。

呂振鴻:是的。全村人都開淘寶店。我是2006年進淘寶的,就一台電腦,自己家裡,每天都要守在半夜。就是隔壁鄰居會看到我們這樣子,經常會用一種異樣的眼光看我們。比方說他們兩兄弟在家裡一台電腦,這樣子怎麼能混的飯吃。剛開始頭三個月基本上我們也沒有怎麼盈利,自己店鋪稍微有點起色之後,村里的親戚朋友看我們做淘寶,陸陸續續會有人詢問我們怎麼樣做淘寶。我就教他們怎麼註冊會員,那時候要身份證上傳、拍照、貨源,就一路下來到現在的話,我們村子裡有近兩百多人參與做淘寶。目前我們整個村一年的銷售額也有五六千萬。

主持人:這麼多人來自不同的地方,他們都是因為生態的變革給他們的生活帶來了很多的改變。有沒有像他們這樣,也有人改變了你?

馬雲:改變我有啊,我們家太太也改變我。其實改變我們最大的就是那些年輕人,前段時間第一次淘寶MBA開課,要求是年營業額在三千萬,純淘寶開店的人才能參加。我們估計,他們說開的時候,我估計這個班是招不滿的。總共二十幾個人,一天不到全部滿了。這些年輕人你在街上不會回過頭看他們一眼,而且基本上五六千萬的人。他們是真正中國賺錢的B2C,都只是不願意跟大家講而已。這幫人才是中國經濟十年以後我看到的希望。今天阿里和淘寶,如果說我們是一艘船,小船你怕翻掉,大船你看到前面的礁石,你用望遠鏡看到的時候你是撞上去了,所以你不斷地變化,你必須變得快。

主持人:如果有下一個變革,你瞄準哪個領域?

馬雲:我們現在走的是,我剛剛講我們三個平台,現在是一個從平台上面我們已經從消費流通在走向生產製造,直到影響生活方式的變革。第二我們在金融領域裡面,我們希望能夠更多地支持未來的一千萬家小企業,第三個大數據,數據時代的到來誕生無數今天我們不可以想像的企業,這些企業效率之高,這些企業真正打造的未來我們可能覺得對生活方式,年輕人的生活方式對未來的內需的拉起,我覺得這三個變化。我覺得局面已經打開,作為我來講,我也到了該退出的時候了。因為這是人生一個必須的選擇,一百年以前電一定是高科技,今天沒人說是電子高科技,它是生活中一部分,我們希望把人們認為理所當然的事變革一下。我們希望把別人嚮往中這是未來的奇蹟和希望的時候,把它變成現實,這樣才是創業者的樂趣,這才是我們這一代不僅僅生做創業,我們對社會的進步,要證明給別人看,商人不僅僅是在掙錢,我們也在促進社會的進步,我們對社會的進步的貢獻不亞於藝術家、政治家,這個是我想我們做的。

http://tech.sina.com.cn/i/2013-03-04/07158108598.shtml

全站熱搜

Jo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