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e在26歲的時候,有段時間在西澳大利亞隨著船隊出海捕撈漁產,和Joe同船的亞洲人還有另一位南韓人,當船長告知我們,在船上,每個人都 要輪流烹飪所有船員的餐點,南韓人驚訝的跟船長說,我不會煮飯做菜。船長傻眼了,竟然有人活到25歲了,無法做飯給自己,這樣的人如何在社會闖蕩生活。後來Joe私下和南韓人討論,原來南韓人和台灣年輕人類似,一路念書念到了大學,甚至是研究所,畢業後在南韓無法進入三星謀職,於是跑到澳洲旅遊打工,出社會以前,他根本沒有學過烹飪,不要說煮給整船的人餐點,就算煮給自己也沒辦法,他只會專業領域的知識,但出社會後才知道自己對科技業興趣缺缺,過去所學的知識在船上都派不上用場。

從實務經驗找到學習方向 事業蒸蒸日上

Joe在船隊時訪談過船上的機組人員和漁夫,甚至是船長,他們在澳洲大多是中學畢業就出來社會工作,然後經過數年的磨練, 逐漸找到自己喜歡工作,就在海上長年工作,船長因為對漁業真的非常有興趣,而且工作數年後,對各種海中生物、洋流、航海技術、天候判斷愈來愈熟悉,例如撈捕干貝,他認為魚網可以稍作改良,船上的工作平台也可以調整,讓工作流程變得更流暢,還可以提高撈捕效率,撈捕的干貝大小可以控制,避免過度撈補小型干貝,保護海洋資源。

於是船長回到陸地上,回到澳洲專門的漁業相關學校求學,他發現必須學習海洋生態學、工程數學、氣象學、流體力學、基礎物理 等專業領域的科目,但他只有中學畢業,只好從高中念起,加強數學能力。他回憶求學的過程,因為他有實務的經驗,所以學習非常快速,而數學和物理幫他把許多概念數據化,他可以更具體的掌握漁業相關的機械改良,一路念到大學畢業,最後又回到船上,他擁有完整的漁業知識和實務經驗,他的漁船漁獲量年年增加,於是購買新船,有了船隊,他需要經營多艘船的事務,還有岸上的工廠管理,了解漁貨市場價格,知道那些季節應該撈捕什麼魚貨,才有機會在適當時機賣到好價錢,於 是他又回到學校,進入研究所學習商業管理,學習更多團隊管理的學問,提高整個團隊的工作效率。

後來Joe離開船隊,經歷餐廳二廚、蔬果工廠、房屋裝潢等不同產業,發現廚師、工廠廠長、裝潢師傅都有類似的求學經歷,幾乎都是初中畢業,15歲左右就出社會工作,然後20歲左右回到學校進修,25〜30歲再度回到職場,逐漸成為管理階層,而沒有經歷高等學校進修的人,則在自己喜歡的領域工作,慢慢成為資深的員工。

反觀台灣:學用落差,求學沒有目的

把澳洲的經驗和台灣相比,台灣許多年輕人幾乎都是從小一路求學到高中或大學,後來廣設大學以後,幾乎人人都念到了大學,大多數年輕人都是23歲才進入社會工作。2008年以後,碩士和博士數量大增,年輕人就業的年齡更晚了,而且進入職場後,工作內容和學校所學通常不相容,兩者和自己真正的興趣可能又有很大的落差,但台灣職場重視學歷,所以又很難立刻轉換到其他領域求職,只好硬著頭皮在自己不喜歡的工作上繼續熬。

台灣很多年輕人或同事都有類似的經驗,大多數的人並非真的喜歡讀大學或研究所,而是因為害怕出社會或者不知道下一步要做啥,只好在學校念書,但求學必須要有目的,有些人知道自己想要什麼,例如上述的船長例子,他知道要學習那些知識來學以致用,但許多年輕人在學校不知道自己所求為何,不曉得當下社會的產業動向,市場真正需求,只認為持有高學歷,未來有較高的機率可以找到好工作,沒有一個發展主軸,能畢業最重要,事實上,這樣 的心態,不管怎樣學習,都是無頭蒼蠅浪費時間,因為那樣的求學沒有目的,就算有好成績也不踏實,只是在應付交作業,拖完時間得到學歷文憑,到職場上很可能 無法和所學技能銜接上。

在這樣的前提下,縱使年輕人有高學歷,但依然無法發揮所學,而且還沒進入職場以前,又如何得知自己對該項工作有興趣,所以根本問題在於,年輕人搞反了求學和工作的順序,應該先進入職場,然後試著找到自己所喜好的工作,然後才進一步針對自己有興趣的領域求學,帶著實務經驗和學術知識融合學習,如此一來,才能達到學以致用的效果

專業技術的「手藝人」竄起

未來網路科技越來越盛行的時代,對於年輕世代來說,要靠著高學歷直接闖入社會職場的風險愈來愈高,找不到理想工作不是因為 學歷不夠高,而是因為趨勢變化太快,加上台灣人口結構快速老化,民間企業的職場晉升制度會加快崩解,公務體系的崩解速度則慢一些,等到國家進入高度債務時期,國家瀕臨破產才會爆發類似南歐的公務人員體系出現劇烈動盪。但不管如何,基層的年輕世代,都要有更高的警覺性,學歷的優勢已經不復從前,反而是類似 「專業技術」的手藝人會興起,而且愈優秀的工作者,可以切換不同領域和不同企業流動,這種情況在美國與中國越來越盛行,例如美術設計可能在社群網站或部落格,發表和累積自己的作品,然後在遊戲產業設計遊戲創作,也可以透過出版社發行漫畫或個人化商品,甚至是替企業產品設計和行銷,出路非常多樣化,許多產 業,例如健美瘦身、寵物、婚禮、投資理財、活動宴會、音樂、特殊才藝、銷售員等,透過網路經營社群,都可能成為「專業技術」的手藝人,沒有特定的服務對象,而是透過爭取消費者信心和口碑,自己成為自己的經紀人和媒體,成為一種新的職業。

過去興盛的產業,隨著科技進步的影響,十年河東,十年河西,未來未必興盛,例如1998〜2002年時,台灣最興盛的是電子業和科技業,當時高中生理組選填科系首選都是電子、資訊和電機,當這些高中學子經過數年大學畢業出社會後,直接就面臨能力相似的同儕大量湧出,供給增加速度趕不上需求增加速度的結果,導致科技人才的平均薪資無法明顯提升,甚至跟不上通貨膨脹的速度,尤其是科技產業,當產品研發成熟以後,商品價格隨著工廠量產會越來越低。

勿隨波逐流  學習主權操之在我

所以你必須去預測在下一個景氣循環中,科技的主流趨勢在哪裡,這樣你才能在就學期間,就努力往那個方向邁進,才能在學術界畢業出社會時,剛好搭上該產業的興盛波段,而非跟著大眾隨波逐流。但是未來的進修方式已經有所改變,未必只能透過傳統的學校教育,因為那可能是一條過期的學習路線,也許想學的技術透過網路搜尋,就可以找到專業的「手藝人」來親自指導,效率比學校教育高很多,而不是在學校讀了四年書,進入職場只有22K,台灣的年輕人學習能力未必比較差, 但是努力方向或順序錯誤的話,事倍功半,台灣傳統的社會化過程和現實世界的主流落差愈來愈遠,如今愈來愈多人探索教育的本質,逐漸地把學習的控制權拿回到 自己的手上,這個趨勢會愈來愈明顯。

現在我們看到的趨勢主流,當我們決定研究和學習這個主流時,因為時間延滯落差的關係,等到學成之時,和當下世界趨勢主流肯定會有落差,隨著趨勢變化的時間差愈短,這些落差也會愈大,台灣的教育制度一定得再改變,因為我們仍然在把孩子推向傳統教育的火坑,世界不是只有政府或父母所限定的那幾條發展路線,還有很多不平凡的選項,未來唯一不變的趨勢,就是這個趨勢一直在變。

http://www.naipo.com/%E5%B0%88%E5%88%A9%E7%9F%A5%E8%AD%98%E5%BA%AB/%E6%99%BA%E6%AC%8A%E5%A0%B1%E7%B8%BD%E8%A6%BD/tabid/358/language/zh-TW/Default.aspx

全站熱搜

Jo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