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orge•Soros的父親Tivadar•Soros是一位世界語作家兼律師,Soros於1930年出生於布達佩斯—匈牙利,是猶太人。Tivadar•Soros在第一次世界大戰時成了俘虜,於是展開了逃亡的生活,在那幾年裡,他用盡了各種方法,只為了生存下去,這是一個非常特別的經驗。

在1939年時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當時的Soros只有九歲,當時德國對猶太人展開大屠殺,在1944年的一年內,布達佩斯就有將近40萬人遭屠殺,但活下來的人包括George.Soros和他的家人,經歷了可怕的白天和黑夜,但也因為如此,Soros從他的父親那裡學到了求生的藝術,並且對他未來的投資事業有深遠的影響。一直到1946年都生活在這裏。

二次大戰期間,Soros在匈牙利黑市交易貨幣。Soros 14歲時,德國在戰爭的最後時期取得了對他的同盟國匈牙利的軍事控制。Soros的祖父是一位納粹治下的匈牙利官員,他在女婿Tivadar•Soros的幫助下,負責聚斂猶太人的財富的工作。George•Soros也因此而避免了與許多猶太人一樣的命運。

Soros在1947年秋天,17歲的Soros獨自一人遠走他鄉,並輾轉到了倫敦,一個人生活在異鄉的他發現錢不夠用、朋友不夠多,而且這個18歲青年能做的事,只是從某樣零工到另一樣零工。在1949年時,他進入了倫敦經濟學院就讀,那是一所英國最有名的教育機構之一,在那一段期間,Soros致力於追求知識上的成就,曾經短暫受教於哲學家Karl Popper,但很遺憾的,Soros的成績不夠好,走學術的志願似乎受到挫折,1952年畢業於倫敦經濟學院。在他的生涯中有一個轉捩點,他寫了一本小說,但他一直不滿意內容,並且丟棄了手稿,接下來十年裡他一直想重寫,但最後終於放棄,在同時,Soros心裡非常清楚,他不可能成為教授。寫書的嘗試失敗,於是放棄專研哲學,改為追求財富

不管Soros如何喜歡教書,有一件事情他心裡很清楚,那就是他必須賺錢維生,而且要快一點賺到錢,年輕的他做過餐廳服務生、推銷員,但工作並不順遂、處處碰壁,但也因此造就了他堅毅不撓的精神,後來他發現投資可以賺大錢,他近入了倫敦的一家投資銀行當見習生,並成為專做黃金類股套利的交易員,雖然他操做的不是非常出色,但Soros發現這個世界愈來愈迷人,後來Soros認為紐約的發展潛力好像不錯,於是1956年他動身遷居到美國紐約市,這年他26歲。

到了紐約,Soros做過了好幾樣工作,大多是和金融業相關的工作。在1960年代末,Soros創立了兩個基金:第一個是老鷹基金,第二個是避險基金(也就是非常有名,於1979年改名的量子基金)。避險基金吸引了投資人投入了600萬美元,Soros自己也投資了25萬美元,沒想到這25萬美元即是他億萬財富的起點。他曾經自述說他的目標是在華爾街賺足夠多的錢來支持他成為一個作家和哲學家

Soros是Soros基金會的創辦者。在1970時,他和詹•羅傑斯(Jim Rogers)一起創立了量子基金,一開始Soros的辦公室只有三個人:他自己、另一個夥伴Jim Rogers、還有一位秘書,辦公室內的氣氛非常輕鬆,他們穿網球鞋上班,和華爾街大部份上班族緊張的氣氛完全不同,辦公室內的氣氛雖然輕鬆,但他們的業績卻一點也不含糊,從1970到1980年十年間,Soros從沒有一年賠過錢,量子基金回報率每年大約42.6%,總共回收了33.65倍的利益,也創造了Soros大部份的財富。

該基金的價值是3億8,100萬美元,成長了3,365%,換句話說,如果在1970年投資人投資1萬美元,在1980年投資人可收回33.65萬美元,在同一時期內,如果投資於史坦普綜合股價指數則只能收回1.47萬美元。有人說Soros只不過是幸運了一點,但是如果瞭解他的人是決不敢這麼說的,他和他的夥伴都看很多東西,他們訂了三十幾種業界刊物,他們也研讀一般性的雜誌,到處尋找可能有價值的社會或文化趨勢,他們每一天都要去深入閱讀二十或三十份公司年報,希望從中找出一些企業的發展情勢或是一些長期趨勢,也就是別人看不出來的一些東西。若在1970年投資1萬美元於量子基金,1992年底便有12,982,827.6美元。

長期的做功課換來的是基金每年平均成長30%—40%,但Soros並不以此為滿足,長期觀察市場的結果使Soros心裡隱隱覺得可能會有大事發生,但時機似乎尚未成熟,1992年,時機似乎來臨,當時的時空背景是這樣:200年來英磅一直是全球的主要貨幣,一如英國海軍,是英國國力的象徵,非常強勢;另一個代表英國國力的是英格蘭銀行,沒有什麼東西可以動搖它堅實的地位,從來沒有人想過要去挑戰這個力量,但Soros一直想做一件大事,又剛好讓他碰到如此的條件,於是兩者爆發出激烈的火花。

歐洲於1979年成立一個匯率穩定機能(ERM),此一機制是為了穩定歐洲各國的貨幣,歐洲的貨幣都「定錨」於德國馬克,英磅一直盯住約2.95馬克,歐洲各個國家雖有共同的理念,但卻同床異夢;當時英國的經濟不振,英國正在苦思如何振興經濟,唯一的辦法似乎是降低英國的利率,但如此一來英磅勢必走貶,且迫使英國退出(ERM),但英國並不打算這麼做,轉而向德國政府求助,希望德國降低利率,但德國政府並不願意這麼做,英國政府只好孤軍奮戰;此時,一些Soros之流的投機客看到了如此大好的機會,在1992年9月16日的黑色星期三,投機客紛紛大舉放空英磅,單單Soros一人就在此建立了100億美元的倉位,利用英格蘭銀行頑固堅守英鎊匯率和一個可與其他歐洲匯率機制參加國相當的利率水準而獲利,英國政府為了對抗投機客,也大舉買回英磅並提高利率,英國政府如此的做法是為了嚇跑投機客,但投機客都是聰明人,知道英國政府只是在硬撐,他們所賭的就是要看英國政府能撐到什麼時候;終於,在1992年9月16日,英國宣布退出(ERM),同時間英磅大幅崩跌。

時代雜誌,1992年10月26日星期一上面寫著,Soros:“直到黑色星期三為止,我們的部位已經幾乎超過 100 億美元。我們計劃要賣出更多。事實上,當 Norman Lamont 在貶值的前一刻還在說他將要借入將近150億美元來保衛英鎊時,我們被逗樂了,因為我們也正想要再賣出那麼多。”而最終英格蘭銀行還是只能被迫退出歐洲外匯機制並且讓英鎊貶值,估計Soros在此役中獲得了約11億美元的利潤。他被封為“讓英格蘭銀行破產的男人”。

Soros的"成名事蹟"還不只這些。1997年,Soros攻擊整個亞洲的貨幣市場,影響之大,遍及整個東南亞,導致印尼盾、泰銖....等亞洲國家的貨幣大幅貶值,史稱「東南亞金融風暴」,其影響力,至今仍有一些國家的經濟力尚未復甦,至於亞洲國家的人民對Soros的痛恨那就不用言喻了,一名泰國官員甚至公開表示:「Soros這個老傢伙最好別踏入泰國一步,否則我會找黑手黨幹掉他。」,馬來西亞首相馬哈蒂爾•本•穆罕默德則指控Soros打壓馬幣,他稱Soros為蠢蛋。而泰國則稱其為「一個吸取人民鮮血的經濟戰犯」。東南亞金融風暴後,Soros的惡名也到達了極點。1999年Soros也因與香港政府大戰失利,以及掀起俄羅斯外債危機後,自食惡果,損失了數十億美元,導致元氣大傷。

當然,Soros給人的印象不完全是負面的,當他有經濟能力開始,他就花大把的鈔票援助東歐和蘇聯的共產國家,他成立了許多基金會,希望以個人的力量帶領這些共產國家走向民主;Soros從1970年做為一個慈善家而活動,當時他在種族隔離政策下的南非,資助了黑人學生進入University of Cape Town就讀,以及對鐵幕下的反動份子提供資金援助。 Soros的慈善基金在中歐及東歐多以社會開發研究組織(OSI)以及Soros國家基金的名義存在,有時則以其他基金的名義,例如波蘭的 Stefan Batory Foundation。PBS估計他到2003年時,總共捐了40億美元。

他一直在宣揚非暴力活動來增進許多國家的民主政治。OSI表示它近幾年來,每年大約花費400億美元在活動上。根據資料,1996年度他在匈牙利、南斯拉夫與白俄羅斯三個國家的捐助金額比美國政府對這些國家的經濟援助還多

時代雜誌在2007年時曾刊載了Soros對在美國的計劃投入了7億4200萬美元,錢後總共已投入總額超過60億美元。它也提及了兩個專案計畫 - 1億萬美元資助俄羅斯的區域大學建設基礎網路架構,以及5000萬美元資助Millennium Promise來鏟除在南非的過激改革份子活動。

其他值得一提的包括 - 提供中歐及東歐的科學家和大學生援助,在賽拉耶佛(Sarajevo)戰火時幫助其平民,在世界各地的努力廢止藥物禁止法案以及透明國際。Soros也曾捐贈4億2千萬歐元給Central European University (CEU)。著名諾貝爾和平獎得主穆罕默德•尤納斯的孟加拉鄉村銀行以及其微額貸款也曾受到OSI的資助。

根據國家觀察雜誌(Nation review)的資料,OSI在2002年9月給予Lynne Stewart的保護委員會2萬美元 - Lynne是一位律師,她保護一個被在法庭上宣稱為恐怖份子並宣判2年又4個月刑期的客戶,其客戶是經過不當詢問後被斷定為恐怖份子,罪名是『提供資材給恐怖份子共犯』。 一位OSI的女發言人表示:「在那時它對我們來說,是個值得被支援的法律正確性議題」。

在2006年9月,Soros脫離了他個人所專注的民主建設計劃中,答應捐5千萬美元給傑佛瑞•薩克斯所領導的Millennium Promise來撲滅南非的激進改革份子。 在注意到糟糕的統治與貧窮的關係時,他談論了在這個計畫中的人道主義價值。

Soros的這些行為得到了許多肯定。他總共在1980年代得到了新學院與牛津大學和1991年布達佩斯經濟與行政管理大學(Budapest University of Economics)與耶魯大學所頒予的榮譽博士學位。以及2000年獲頒耶魯管理學校(Yale School of Management)的耶魯國際中心經濟獎,以及1995年得到波隆那大學的最高獎項 - 榮譽桂冠(Laurea Honoris Causa)

在比爾蓋茲和沃倫•巴菲特開始捐款前,他捐款也蟬聯多年捐款金額第一,他與Susan•Webber•Soros結婚,不過離婚了。他有5個孩子,分別是Paul, Jonathan, Gregory, Alexander 和 Robert。

全站熱搜

Jo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