綜合一些外國人對台灣的看法
外國人對台灣人的印象就是"忙,Busy",飲食很贊
然後對外國人很熱情,司機開車很猛,喜歡叫他們阿斗仔
還蠻有趣的(資料來源)


1,胡馬迪,瑞典人,30歲
瑞典人不愛拖泥帶水,但台灣人喜歡圓融、不直接說「不」的文化,常讓簡單的事變複雜。台灣人熱情、友善、有禮貌。雖然彼此不熟,看你感冒了,會主動教你一些偏方。台灣人好像比較禮遇外國人。有一次到醫院看病抽號碼牌,竟有病患堅持讓我先抽,這種奇怪的好意讓我很尷尬。台灣的婚喪喜慶的紅白包文化的確讓我印象深刻。比如我從沒見過房東的兒子,但房東還是發兒子的結婚喜帖給我!瑞典婚禮的賓客都是至親好友,台灣好像不分親疏,不邀請像是不夠意思。

在瑞典參加喪禮,是為了送往生者最後一程,送花就能表心意,就算要包「白包(奠儀)」,也為了幫助喪家。但台灣的習俗是不論貧富都要送白包,如果喪家很有錢,我搞不懂要包多少?喪家回送毛巾,我也不懂為什麼。

台灣有夜市、KTV、酒吧、釣蝦場…,下了班不怕沒地方去,我很喜歡。在瑞典,工作和生活分得很清楚。社會制度讓我們「很family(居家)」,勞動法讓瑞典人不必加班,可以準時下班,去運動、接小孩回家,一起吃飯、做功課,好好過家庭生活。商店只開到晚上七點,很多台灣人覺得很無聊,但我們認為這種犧牲是值得的。台灣夜生活讓人感覺很有活力,但有學者說,夜生活豐富,常不在家,會影響親子關係和閱讀習慣。這點我很贊同。

我常排隊買路邊攤的炸雞排,配上檸檬汁,實在讚。台灣食物選擇多樣,從很便宜到很貴都有,多數國家都比不上,我很喜歡。我常聽朋友形容台灣人是「拚命三郎」,不但常加班,下班手機也不能隨便關,得隨時待命,在瑞典絕不可能。瑞典人不加班是法律規定,讓你變得更有效率,從我們的高國民所得可以證明。另外,台灣人的小孩生病,大人要請假在家照顧,或是想提早下班到安親班接小孩,員工都會不好意思,要找其他藉口。我覺得很奇怪,在瑞典,孩子比工作優先,沒有人覺得不對。

台灣人愛旅行,而且很大膽,事前會認真做功課,女性比較擅長規畫行程。有一位八十幾歲的老先生要去北歐玩,嚇我一跳,因為他長途旅行有高風險,但他說:「沒關係,我還是很想去。」台灣人很會做生意,都想自己當老闆。我覺得有夢想是很棒的;但小老闆太多,競爭也很激烈。我看到台灣的老闆會設法先把生意接下來,再解決問題;產出的品質也許不是最理想,但通常夠好,這是激烈競爭培養的能力。買設備也一樣。瑞典人會推銷耐用一百年的貴機器,但台灣人不會死腦筋,因為生意是不是能做十年都是問題,何必增加成本?這一點,我覺得瑞典人還是要跟台灣人多學學。

2.司黛蕊(Teri J. Silvio)國籍:美國    年齡:43歲
司黛蕊觀察台灣社會性別現象發現:「台灣男生愈來愈會撒嬌;台灣女性的個人風格反而變得更多樣、自主性更強。」為了了解戲劇中的「女性反串」的意義,司黛蕊研究台灣的歌仔戲與布袋戲,也由中理解台灣社會的性別認同。她曾在國家劇院上演的歌仔戲「陳三五娘」中軋過一角。歌仔戲天王楊麗花說她:這個外國朋友對歌仔戲的了解,超乎我們的想像。

我1989年第一次來台灣的時候,發現從事服務業的女生,不管在銀行、還是在飯店工作,都穿迷你裙,像是穿制服一樣,而且年輕女生會用很誇張的聲音撒嬌。這讓我很不習慣,因為美國的女生不會這樣。但是我近來發現,這種強調女性身體、溫柔特質的「表演」現象已經減少,也不再是女性追求的唯一價值。這一點從布袋戲女主角性格的轉變也可以看到,女性角色不像以前都是苦情犧牲品,比如霹靂布袋戲裡的公孫月、妖后、魚晚兒等。

現在十幾、二十歲的男生非常重視自己的外貌、表情,以及對情緒的控制。我覺得現在台灣男生反而比女生更會撒嬌,我不會學那種感覺,但是常常在偶像劇裡面看到。我認為這和經濟環境的變化有關。以前男性在工廠工作,可以表現陽剛的一面;現在工廠外移,更多男性進入服務業,必須更重視柔性特質的「表演」。

比如說,一個男生在Friday's餐廳當服務生,他就要學著在面對顧客時控制自己的情緒,他也要在穿著、打扮上下功夫,讓自己融入服務工作的特質。歐美的metrosexual(都會美型男)現象也是歐美男人面對服務業興起的一種策略。

我接觸過很多霹靂布袋戲的戲迷,他們都是畢業不久剛進入職場的年輕人。他們迷布袋戲,是想要紓解在勞動市場中的壓力。現在經濟不景氣,年輕人已經沒有「鐵飯碗」了,要找一個能夠做一輩子的工作非常困難。

我好喜歡台北市大稻埕那一帶,有美國朋友來,我也一定會帶他們去那裡逛,參觀偶戲博物館、到迪化街買一些南北貨,順便到附近的碼頭、小廟轉一轉,那裡比較有台灣以前的感覺。我也會蒐集一些像是公仔之類的小東西送給朋友,我覺得像是八家將公仔、神明公仔這些小東西很有台灣的特色。但是我覺得好可惜,大稻埕那邊日據時代的老房子都快被拆光了。如果台北到處都是長得一模一樣的高樓大廈,實在很可惜。

台灣人總是抱持著「白人很有趣」、「美國人什麼都比較好」的心理,政府的政策也是吸引歐美白領階級移民為主;但我並不覺得美國的一些制度、作法真的比較好。台灣社會對白人的刻板印象,我很有意見。

3.麥可溫德   國籍:德國   年齡:36歲
麥可溫德看待台灣人做事的「彈性」,讓他十分驚異。但在銀行裡,主動為他以中文填單子的陌生人,則讓他感受這個亞熱帶小島的人性溫度。台灣人很客氣,對外國人很好。當你的臉上冒出問號,台灣人一定主動幫忙,去銀行辦事情,他們都會來幫你寫、幫你翻譯(註:溫德看不懂中文),那種感覺很好;在德國不會有人理你。

我對台灣最討厭兩件事情,是「差不多」跟「隨便」。有些台灣人做事的水準不穩定,比如做麵包,今天做很漂亮,明天沒有這麼漂亮,是「差不多」。不只麵包,很多事情都這樣。像文件的字體,有的是小寫、有的是大寫,有時是Arial字體、有時是Times New Roman,很亂。這些小東西,大家不在乎。剛開始,我會因為「差不多」生氣,像餐廳的桌椅沒排好,說好多次都沒改;但現在有一些生氣放在心裡,很多以後才會發脾氣。

另外一個討厭的是「隨便」。常常聽到「我們要吃什麼?」「隨便」;「我們要做什麼?」「隨便」。有次跟朋友出去吃飯,我問他們「要吃什麼?」他們說「隨便」。菜來了,沒有人吃。我問為什麼,他們說「我們不喜歡這家餐廳!」大家隱藏自己的意見,結果就麻煩了。

住在這裡是種挑戰。在台灣,You can try anything(什麼都可以嘗試)。德國人會說「這個不好」、「唉!那個太麻煩。」不想試新的。像麵包,德國人都賣一樣的,每年頂多一、兩種新口味,因為德國人覺得,「那個怎麼會好吃?」台灣人喜歡變,我在台灣,可以跟大家一起試很多新東西,很有趣。德國人不太能接受突然跑出來的東西,只會照著原本的路,但台灣人的想法很靈活

還有,台灣是個景觀很好的島,你在這裡,可以十五分鐘到陽明山、半小時到海邊,想去哪裡都很方便。最酷的地方是第一次坐台灣的Taxi,有一點害怕。他們想開快就快,想停就停,車道想換就換。我現在開車也像台灣人,如果我像德國人那樣慢慢開,我一定每兩百米,就有一個kiss(碰撞)了。每次回德國,我也像在台灣這樣開,我想很多德國人討厭我

有次我開車,停紅燈的時候,旁邊不曉得從哪裡飛出來一台摩托車,車上的人摔到我的玻璃前面,躺在引擎蓋上,他還在講電話,我嚇死了!這個人居然繼續講完電話,從我的車上爬下來,跟我說「歹勢、歹勢」(手做出敬禮狀),然後騎車子走了。很神奇!如果在台灣車子相撞,會給對方一、兩千塊,大家就走了。但在德國不可以,要等警察來,看很久很慢,你一個下午就沒了。

4.江莎霞(Shazia John)肯亞裔籍移民至聖文森。22歲
「安全」是清華大學化工系外籍學生江莎霞愛上台灣的重要理由。來自加勒比海島國聖文森的她是虔誠的穆斯林,有次她遺失背包,
數天後,背包寄回她手上,裡頭的護照、手機和超過七千元的台幣,一件也沒少,她感動極了。

江莎霞外出堅持依伊斯蘭教規戴著頭巾;在頭巾之下的好奇眼睛,熱切地觀察台灣,包括清涼的檳榔西施。這是她從非洲肯亞移居美洲,又來到台灣念大學的歲月中,一次奇妙的文化洗禮。

我在非洲肯亞出生,十二歲移民聖文森。但聖文森沒有大學,高中畢業後得選擇到古巴、委內瑞拉等國念大學。台灣是最遙遠又最困難的地方,因為得學中文。許多同學到鄰近國家升學,但我喜歡異國文化、愛交朋友,而且中文在世界上愈來愈重要,台灣給的獎學金又高,所以我第一志願選台灣。先到師大語文中心學中文,隔年就進清大化工系。

台灣人很愛誇讚外國人的中文。我到超商買東西,用中文問:「多少錢?」店員很驚奇地說:「哇,好厲害!」你也是,哈哈。

台灣大學生很自由,上課可以吃東西,很多同學把早餐帶到課堂邊聽課邊吃。也有學生穿拖鞋、短褲上課。一開始覺得很不禮貌,我刻意準備的正式服裝,都派不上用場。但後來發現,連教授都穿拖鞋上課!現在,我跟著上課吃東西、穿自在的衣服,我入境隨俗了。台灣學生不喜歡坐課堂前面,不喜歡發問,我都覺得奇怪;在聖文森,每個人都會趕早搶坐第一排,上課喜歡問問題。

我和同學在清華成立國際聯誼小團體,不同國籍的人,用英語介紹自己的國家、討論時事及全球化議題。台灣人的英語能力不錯,就是不敢講,還有缺少國際觀,除了美國之外,大家太少關心世界上發生的事情。比如談起非洲發生的戰爭、饑荒,同學會吃驚地問:「啊,真的嗎?」這是我覺得比較不足的地方。

我愛逛夜市,尤其是師大夜市和清大夜市,台灣怎麼做得出珍珠奶茶這麼好吃的東西?還有椰果奶茶、蛋餅和剉冰。不過,我怕臭豆腐,只要聞到味道就趕快跑。

台灣女孩喜歡把自己打扮得很可愛,不管年齡適不適合或者搭不搭,這是台灣獨有的文化;不過,我找不到適合我的size(尺寸)。剛見到檳榔西施時,覺得不可思議:為何有人在公共場合穿得這麼性感?在伊斯蘭教裡,這是不可能的!但我現在很能適應了,將來

如果有朋友來台灣,這些都是很好的介紹題材。台灣還有很多優點,像台北捷運,是全世界最乾淨的捷運,歐洲、美國的捷運,都沒台灣好。台灣也是我去過最安全的地方,有一次我的背包掉了,幾天後,我收到別人寄回來的背包,包括護照、手機和超過七千元的台幣,一件也沒少。

但是,因為我戴頭巾,捷運上有些父母不敢讓他們的小孩跟我一起坐!他們大概看到穆斯林就想到恐怖分子吧?也有人就當面討論起我,但我馬上用中文回答他們,他們嚇一跳,哈哈!

5.吳忠彥(Gareth W. Durrant)國籍:澳洲   年齡:22歲
17歲就到宜蘭當交換學生的澳洲男生Gaz,他說「台大是個寂寞的地方」,「語言不再是障礙,文化卻開始隔閡」,雖然他早視台灣是第二個家。從宜蘭到台北,他覺得「文化暈眩」,有些台灣菁英學生對分數的計較、功利導向,讓他難掩失望

在宜蘭念高中,接待家庭對我的人生影響很大,在鄉下看到很真實的台灣人。人民的活力和創意驚人,好像任何人都可能做小生意,擺攤、開早餐店,靠自己過日子。澳洲的社會福利很好,很少人像台灣人這麼拚生活。朋友之間非常照顧對方,出去旅行,台灣人總是買著要買禮物給誰誰誰,什麼事都想到家人、朋友;我們就比較個人主義。想到離開台灣,我會覺得害怕。我17~24歲都在這裡,從小孩子變成大人,我很多想法都被台灣人影響。台灣人不喜歡擁抱,但現在阿嬤看到我都知道一定要抱我一下,我才覺得有愛的感覺。還有,台灣人很容易擁抱不同的外來的東西,融合出新味道。比如說,我住的頂樓加蓋,原本是個和室很寬敞,加上台式的神明桌、中式的窗戶,還有西式的房間擺設,還滿舒適的。

這好像是台灣人常用不要的DM紙摺出小紙盒可以放雜物,沒用的廢物就變有用了。台灣生活中充滿這類的創意。不好看,但是有意思。像加拿大,好山好水,可是好無聊;台灣,有點髒、有點亂,但很好玩。我會中文,生活過得很充實,在bbs上有各式資訊,參加同志大遊行、看煙火。有外國人住了11年,一句台語都不會,對異文化都不好奇,這很奇怪啊。

台灣人交談很愛夾雜英文字,最近很流行「prefer(偏好)」,大家會說「我prefer什麼什麼」;或是講一個人很親切,就說「他很nice」,好像不用nice就不能表達他的體貼。為什麼說power就比較有力?祝生日快樂就非用英文不可?被fired會比「被炒魷魚」更容易接受嗎?我很好奇,這些字都是怎麼流行起來的?

我對台大人的感覺很複雜。有些人真的很強,功課好、打扮又有型,會玩樂器又會寫東西,交的報告認真到不行,超級優秀;有些就是「假菁英」,這是我自己發明的詞,我是指不關心別人、不關心世界,生活的意義只有分數和「排骨飯好好吃」!成績是唯一顯示個人成功的方式,周末被沒收,沒時間想課外的事,很多人不開心,但他們寧願乖乖的,不說話!比如有些人很愛問我「你考幾分?」我說六十分,「那你怎麼辦?你爸媽會怎樣?」我很驚訝他們對分數那麼在乎。我用中文考試,考及格了,我就很開心了;我恨微積分,但它讓我學會一些新的中文字彙,就夠啦。分數不能代表一個人的品質。

我已經可以理解「台大人」是一路念好學校上來的,生活裡很少有別的東西。有些人就是分數好,所以來念台大國貿、企管或電機,他們會說,啊,好想念文學或電影,可是爸媽不同意。我就會說,你該為自己決定啊,大學要念四年耶,一輩子更長,是為爸媽而活嗎?

我高中到台灣念書,後來回澳洲再到北京,又決定回台灣念大學,我爸媽都讓我自己決定。他們很開心我一個人在外面成長,我爸爸會邊喝紅酒邊用skype和我聊天,知道我的近況、未來的方向等等。我在台灣,語言上已經沒有障礙,但文化上卻有了隔閡,可能是我太愛碎碎念,或者是到了中文說的「見山不是山」的階段,過一陣子大概會好一點吧。

6.馬家祿(Amadou Moctar Makalou)國籍:塞內加爾   年齡:30歲
我知道台灣的年輕人很喜歡打電動、看漫畫、看DVD,也很愛逛夜市「血拚」,常常在西門町、士林夜市一晃就四、五個小時。這些休閒活動的確可以放鬆心情;但大部分台灣年輕人好像不喜歡碰觸公共事務、社會議題。有時候我會跟年輕朋友討論台灣政治,問他們支持什麼政黨?國民黨、民進黨的政策有什麼不同?可是通常得到的答案都是「沒差」、「不知道」。前一陣子中正紀念堂「大中至正」的匾額換成「民主廣場」,我問年輕人的看法,很多人也是說:「沒有什麼感覺。」他們對政治、公共議題這麼冷漠讓我很驚訝。在塞內加爾,年輕人很常對政治、經濟、社會議題發表意見。有台灣朋友跟我說,不談政治的原因是怕朋友間彼此會吵架,傷感情。但我覺得就算意見不同也可以談,畢竟大家都是生活在這個社會中,應該要關心公共議題。

台灣的年輕人很聰明、很會念書,應該要更開放自己、更勇於把想法表達出來。台灣人拚命的個性也讓我印象深刻。我參加學校的籃球隊,大家都會想盡辦法要得分、要贏球,這跟我以前的經驗很不一樣。我們以前打球主要是為了好玩、開心,有「打球的感覺」就好,不會像台灣學生這麼拚。

台灣人對錢的態度很保守、很小心,但很有主見。很多人的理財方法只是開個帳戶把錢存進去,或是買一些基金而已;不太敢放手讓銀行代為管理財產。加上對理財很有主見,所以銀行推出新的理財工具時,說服客戶就很花力氣。不過,千萬不要小看台灣的有錢人。有一次我在路上看到一個人穿得很普通,騎一台很破的機車。但是他把機車在一輛賓士車後面停好,竟然開著那輛賓士走了!後來我才知道,那台破機車只是他用來「卡停車位」的工具而已,賓士才是他主要的交通工具。或許是塞內加爾人比較重視外表吧,如果我們買得起賓士車,就絕對不可能騎一台很破舊的機車。

我也發現有些台灣人好像對外表並不在意,我第一天去學校上課時,很正式地穿西裝、打領帶,有同學看到了,還問我是不是所上新來的教授?台灣的學生應該多增加一點國際觀和和人文素養。台灣人好像不太關心國際上發生什麼事,這跟塞內加爾相反。塞內加爾人太愛管國外發生了什麼事,我們受法國殖民的影響很深,很強調語言和人文素養。台灣學生的數學程度很好,大家也都很重視;但是在塞內加爾,小孩的數學不好,父母不會苛責,只會認為孩子可能沒有天分。

塞內加爾的國中世界史課本還納入孫中山、蔣介石,所以我參觀國父紀念館、中正紀念堂都很興奮,因為是小時候念過的東西。但是台灣年輕人好像對國內外的歷史都不熟,也不感興趣。

全站熱搜

Jo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